当前位置:首页 > 播放器资讯 热门

人世间完整版(人世间完整版在线播放)

作者:播放器家园 来源:www.bofangqi.org 时间:2022-06-24 点击:0

本文播放器家园分享“人世间完整版(人世间完整版在线播放)”!

文/张小暖

从1968年到1973年,周志刚已经5年多没见过女儿了。

他向自己的同事郭诚讲述了女儿如何不顾家人感受跑到大山深处追寻爱情的故事,以及自己作为一名父亲对女儿的愤恨和思念之情。

然而,让周志刚想不到的是,郭诚却很艳羡周蓉为爱奔赴的行为,他对周志刚说,周蓉的故事,让他想到了神话传说中的人物“白素贞”。

周志刚一听,有些不高兴,把女儿比作蛇精,这是什么道理。

可是,当郭诚解释完“为何会把周蓉联想成白素贞”后,周志刚更加暴怒了。

郭诚说:你错怪我了,白娘子虽然是蛇精,但它可是中国男人心目中的爱神啊!咱们中国和外国差不多,几乎什么神都有了,偏偏没有一位名正言顺的爱神,这真是怪事儿!幸亏有《白蛇传》这么伟大的传说故事,这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传说故事,白娘子填补了我们中国爱神的空缺……

郭诚越渲染爱情的崇高,周志刚就越生气。心里默默的咒骂:去TM的爱情。正是这该死的爱情,才让他长达五年之久,见不到自己的女儿。

回想起当时得知女儿离家出走的情形,周志刚到现在都觉得内心有一团火,烧得自己生疼。

秉昆替周蓉挨下父亲的一巴掌

当周母得知女儿为了一个仅有一面之缘、还大自己十几岁的男人,便抛下全家,跑去贵州的大山里,和那个所谓的“爱人”长相守时,差点昏厥过去。

周母埋怨完周蓉后,心里生出一丝丝后怕,她怕丈夫知道后,会责怪自己,原著中这样写道:

母亲对小儿子秉昆说:你姐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在她眼里哪儿还有我这个妈?她等于搬起了一块大磨盘压在了我心上!你爸只身在外,那么放心地把教育你们三个儿女的责任交给了我。他还当面表扬过我,夸我教育有方,对这个家劳苦功高……等你爸回来了,让妈怎么向你爸交代?就只是想到这一点,妈连死的心都有了。

在母亲眼里,三个儿女能够成长成为光子片人人羡慕的孩子,是她莫大的荣耀,也是她对常年在外赚钱养家的丈夫最好的回报。

可如今,周蓉来这么一出,无疑是对她以往在孩子们身上付出的教育心血,最致命的打击,以前所有的劳苦功高,终究是功亏一篑了。对于只身在外的丈夫,也多了一份愧疚。

在周志刚回家探亲的第三天,周母还是鼓足勇气说出了周蓉“为爱奔赴”的事情,而且现在已经和冯化成结婚了。

结果脾气一向很好、被公认特别扛得住事的周志刚勃然大怒,不但斥责周母没尽好做母亲的责任,也骂秉昆不是个好儿子,是个养在家里吃闲饭完全没用的东西。两个大活人整天在家,怎么就能叫周蓉那样成功地溜了。周志刚摔了东西,还扇了秉昆一耳光。

父亲的这一反应,早在母亲的预料之中。秉昆不过是成了周蓉的替罪羔羊,那一巴掌,扇得秉昆内心熊熊怒火,却无处可发。

或许此刻家里发生的这一切,母亲昏厥,父亲大怒,弟弟当替罪羊,周蓉早已预料到了,可她还是义无反顾地走了。

义无反顾地追寻爱情,听起来很勇敢,可对于父母来说,或许就是灾难。他们需要的不是一个爱情至上的女儿,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平安喜乐的女儿。

而真相却是,这世间但凡飞蛾扑火似的为爱奔赴的女人,最终十有八九都是遍体鳞伤收场。所以,在父母眼里,“爱神”并不崇高,也并不可取。

人们总是会对爱情附丽太多的想象,寄托太多的希望,越是一方付出很大的代价去追求的爱情,越容易导致后来感到很大的失望。

周父向秉义讨要周蓉住址

周志刚从四川调到了贵州山区。和他一起被调到贵州的工友大约有一千五六百人,几乎人人都不愿意来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援建,可只有周志刚是乐意的,因为调到这里工作,离女儿会近一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志刚内心对于周蓉的怨恨慢慢地释怀着,尤其到了贵州后,更加的想念女儿,已经想到了常常夜里睁大着双眼睡不着觉的程度,都快神经衰弱,开始服安眠药了。

他常常在白天死命地干活,已经50出头的年岁了,干起活来比40岁的人还狠,大家都以为周志刚是为了维持他“劳模”的风范,只有他自己知道,白天死命干活,晚上才会累的睡过去,这样就不至于因为思念女儿而彻夜难眠。

我有时候在想,如果周蓉知道父亲思念自己成疾,会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或许不会,因为疼的不是自己。飞蛾扑火的爱情,只有灼伤了自己,自己觉得疼了,或许才会悔不当初。

正如冯化成最后的背叛,刺伤了她,也刺疼了她,她才决定要放手。

周志刚因为太想念周蓉,决定给秉义写了一封信,表达了自己对周蓉已经没有恨意了,让秉义打消自己的顾虑,既然如今自己和周蓉同在贵州,作为父亲,应该去看看自己女儿的生活情况。

可让周志刚想不到的是,秉义并没有给他周蓉的地址。秉义害怕父亲只是在信上说说,到时候真给了地址,父亲会和妹妹吵翻天,这是他不愿看到的。

周志刚并没有放弃,他找到了同事郭城,郭诚是队伍里罕见的文化人,周志刚将女儿的事儿与他阐述清楚后,让他帮忙执笔,写一封能够打动秉义并要到周蓉住址的信。

在提笔前,郭诚对周志刚投来敬佩的眼神说:你女儿那种做法,不是所有父亲都能原谅的。你不但原谅了她,还要求主动去看她,对她多年没给你写信也能宽大为怀,这很不容易。

其实,这不是一件关乎“原不原谅”的事情,这是一件关乎“爱不爱”的事情。周志刚对于女儿的爱从未变过,这就注定,他会放下父亲威严的身段,只身前往大山去看望女儿。

曾经的怨恨只是情绪上头,而内心的爱却从未减少过。

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女人这辈子,做女儿,做姐姐,做女朋友,做老婆,做妈妈,唯独女儿好做,可做得最不好的,就是女儿。

当秉义接到父亲的第二封来信时,字字句句都流露着真情实感,这一看就不是父亲的文化水平能够写出来的辞藻,秉义瞬间又对父亲生出了戒备心。

他觉得,父亲如此小题大做又迫不及待地向自己要妹妹的地址,让他觉得父亲仍耿耿于怀地怨恨着妹妹,一旦有了地址,父亲肯定会亲自去讨伐。

郝冬梅得知此事后,对秉义进行了思想教育说:咱爸到了求人写信向你要你妹地址的可怜地步,证明他对你妹的思念正如信中写的那样!你想嘛,别人写完这封信能不念给他听吗?肯定是要念给他听的呀!如果他内心里强烈又真实的念头是要去亲自“讨伐”,听完这么一封真情饱满的信,仅仅是为了从你这儿骗取周蓉的地址,这岂不太虚伪太可怕了吗?咱爸是那么老谋深算的人吗?咱爸什么时候言行不一致过?

大概都是为人女,郝冬梅从女儿身份的角度出发,更能体会到周志高的真心实意,也更能理解到周志高对女儿的思念之情。

毕竟,郝冬梅自己和父母也分离了数年,她深知那种见不到的思念,多么的难捱。所以她相信那些真情的文字,就是内心最真实的思念。

周志刚如愿以偿的要到了周蓉的住址。

和解

周志刚要到女儿住址当天,就开始筹备带给女儿的东西。

他知道女儿胃不好,便准备了20斤面粉,还冒着触犯纪律的风险,拖当地的一个和自己很熟悉的农民在外面给女儿买了几吊腊肉。

周志刚启程当天,工地的喇叭上播放了郭诚写的那首诗“工友”,这样一首诗,竟然也激发出了他对女儿的想念和恋爱之情,原著中这样写道:

他忽然想到,自己还有工友之情经常烘暖着安慰着疲惫不堪的身心,谁会安慰那个将自己女儿勾引到这荒山野岭间的冯化成呢?女儿吗?那谁又来安慰自己的女儿呢?如果身边连个能安慰她的人都没有,对女儿也太不公平了啊!

周志刚不敢想,越想越恨冯化成,越想越心疼自己的女儿,越想越在心里暗骂“去TM”的爱情。

周志刚在去找女儿的路上,遇到了太多讨饭的人,他越想越害怕,害怕自己的女儿生活混沌,害怕如此残忍的环境摧毁了女儿原本靓丽的容易。

他以为多年不见的女儿变化肯定特别大,悲苦不堪的命运肯定已使她美丽不再。

可当他见到女儿时,却全然不是心里想的那么回事。他一个劲儿地对自己说:谢天谢地,老天爷啊,我周志刚代表全家感激你的大恩大德,多亏你庇护着我的女儿啦!

这是一种怎样的爱,未见时,在害怕中担心,在担心中思念成疾;再见时,又觉得庆幸,庆幸女儿和从前一样,没有被生活残害得太狠。

周蓉看见父亲略显苍老的面孔,缓缓地身不由己地跪下了。是亏欠、是自责,更是一种无可奈何。

时隔五年,再次见到父亲,周蓉处处赔小心,言行举止间尽是讨好,她生怕哪句话说得不对,惹恼了父亲。

她已经让父亲伤心了五年,这一次,无论如何不能再和父亲不欢而散了。

反倒是周志刚,再见到女儿时,心里的怒火又蹿了上来,每一句话都像抖落出来的一个炸药包。

他以悲怆的语调对女儿说:你哥和你弟他们的人生海昌源,我不允许你不负责任牵连了他俩。你妈心脏不好,你要是再一出事,你妈还活得成活不成还两说,我还是那句话,你为不为我这个父亲考虑无所谓。你为不为你自己考虑随你便,但如果那样,你就要与我们这个家脱离关系。

整整五年,周志刚把内心对于女儿的怨气用简短几句话全部发泄了出来。他真的不在意女儿为不为自己考虑吗?他在意。恰恰是因为女儿当初不辞而别,没有考虑到他的感受,他才会伤心难过的。

他作为一位父亲,一位男人,他只能把女儿带给自己的委屈转化成愤怒,毕竟眼泪不适合他这种硬汉。

老父亲这般愤怒只不过是想借此抒发自己内心的委屈,可女儿偏不买账,一副“我虽然做错了事情,但没有对不起家里任何人”的样子。

周蓉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如果真到了连累家人的地步,那就断绝家庭关系。就当自己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至于对不起哪位亲人了,来生做牛做马报答。

说完,捂着脸嚎啕大哭。

看到女儿流眼泪,周志刚才意识到,自己是来和解的,不是来责备的。一向疏于表达情感的他,走到女儿面前,将女儿搂在怀里,自责地说:好女儿,别哭别哭,是爸不对,爸接受你的批评。爸最近在工地上太累了,累得直想找个机会冲谁发火,不哭了,爸向你认错。

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物走星移。

曾经,周志刚对于女儿的行径愤恨不已,一副誓死都不会原谅的样子;而如今在女儿一滴滴眼泪面前,彻底地失去了自己的底线和原则。

是啊,这世上的父爱哪有什么原则,唯一的原则就是“疼你到老,爱你入骨”。

作者:张小暖,愿你我在温暖而舒心的文字里相逢不晚,共同成长

原创不易,抄袭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