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播放器资讯 热门

人世间小说全文阅读(人世间小说全文阅读)

作者:播放器家园 来源:www.bofangqi.org 时间:2022-06-24 点击:0

本文播放器家园分享“人世间小说全文阅读(人世间小说全文阅读)”!

文丨卿心君悦

“依她的分析判断,那事固然丢人现眼,却也不能不说事出有因——如果前妻不主动勾搭,他八成是不会心怀不轨的。”

这是原著中,周蓉第一次发现冯化成有不轨行为时,为丈夫找的借口。

对于这个借口,只能说周蓉太过天真,也太自负了。天真的以为她的谅解与宽容可以让那个男人回心转意,自负地以为,他还是爱她的,所以她不惜将所有责任推到冯化成前妻身上。

可是事实上,他们的结局,在她初二那年与冯化成成为笔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那不是他们爱情萌发的伊始,而是悲剧开始的地方。

一厢情愿

周蓉对冯化成的追逐,一直伴随着一厢情愿的成分。

从初二那年,她与冯化成通信并成为了笔友。一年之后,冯化成单方面中断了通信,可是周蓉却再也没有放下。

她继续一封封地给冯化成写信,即便石沉大海,也没有打消她的热情。在一封信中,她曾这样写道:

“我一定要考到北京大学去,从此与你相伴在一起。”

后来,由于“上山下乡”开始,周蓉知道,她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考到北京,就偷偷地去了一次北京,她看见了他,却没有机会相认。

周蓉一厢情愿地以为,冯化成不敢继续与自己通信,一是怕拖累自己,二是不敢接受自己的感情。

可实际上,并非如此。

在原著中,冯化成曾在返回北京之后,对周蓉说过,他有过一段婚姻,前妻是个高干子女,后来他出了事,两人便离婚了。

当年冯化成是个小有名气的诗人,也因此才能娶了高干的女儿。试想,有名、有才又有有权势的丈人,这样的冯化成,怎么会轻易爱上素未蒙面的周蓉?

不是我将爱情,放在了低于权势、名利的位置,而是冯化成的在返回北京,恢复了名誉之后,就背叛了周蓉,与前妻纠缠不清,这一点足以说明,冯化成将名利地位看得比一切都重。

从某种角度来说,当初冯化成与周蓉通信,不是出于爱慕,更多的是类似于一种偶像与粉丝之间的互动,他满足于这种被人崇拜的感觉,周蓉不过是众多“迷妹”之一。

所以,当他发现周蓉对自己动了感情,他便迅速与她断了通信,目的就是断了周蓉的念想,断了这段不可能有结果,却可能给他带来麻烦的关系。

只是,他没有想到,执着的周蓉竟然会为了他,奔赴千里之外。

爱吗?

冯化成爱周蓉吗?

当他下跪向周父表忠心的时候,我曾以为他是爱的。可是如今看来,那份忠心,更多的是身处黑暗时,对光的渴望与感激,当重新拥抱光明时,那类似爱情的情感,却早已遗留在了贵州的那个山洞里。

冯化成从来没有爱过周蓉,他与她的结合,是当时的造就的。就像原著中写道的:

“生逢厄运却有美妻相伴,男人都会很乖的。除了周蓉,到处都是视他为敌人的眼睛,他依赖这个工人女儿的保护如同小猫小狗依赖主人,太明白一旦失去了她自己的命运将更加不堪”

周蓉是他抵御外界敌视的防线,人性趋利避害的本能,让他紧紧地抓住了她。他对周蓉有依赖、有感激,却没有爱。

否则,他后来不会对周蓉说出这样一段话:

“爱上了我你不吃亏,现在我让你成了北京人。知道不?有的女人为了北京户口甘愿与任何男人上床。”

冯化成将他们的婚姻,归结为一场利益的交换。对他来说,周蓉虽然为了自己付出了很多,但是从收获的角度来看,周蓉并不吃亏,一个北京户口,足以抵消曾经所有的恩情。

如此看待他们婚姻的冯化成,又怎会真的爱周蓉呢。

如果当年冯化成没有落魄,他永远不会让周蓉成为他的妻子。他是有名的诗人,他可以以此为凭借从婚姻中获取更大的利益,而他曾经也是这么做的。

当然,他或许乐于与她保持暧昧的关系,但是名分、爱情与婚姻,他不会给她。就像他背着周蓉,穿梭于那些欣赏他的女记者、女诗歌爱好者之间一样,享受着肉体与精神上的满足,只有欲望,没有半分真情实感。

在冯化成眼中,如果没有当年的失意,周蓉只会是众多女诗歌爱者中的一员而已。

妥协

当周蓉知道冯化成隐瞒婚史的欺骗,当她亲耳听到“北京户口”的那段话。

她没有质疑这段婚姻,依旧选择了默默接受。

聪明如周蓉,她不会不知道,那两件事意味着什么。只是她不愿深想,更不愿相信对方从来没有爱过自己。

从小就备受瞩目的她,对自己充满了自信,无论是样貌,还是学历、成就,她都是别人眼中的佼佼者。曾经追求者无数的她,怎会承认,自己眼前这个大自己十多岁的男人,其实并不爱自己。她的自尊与她的自负,都难以让她接受。

所以,她逃避了。不愿相信的事,她就当做根本不存在。

可是,有些事情,不是逃避了,就不存在了;更不是逃避了,就不需要面对了。

冯化成与前妻的丑事,被前妻的现任丈夫抓了个现行,对方甚至还特意写了一封抗议信,要求周蓉“管好自己的烂男人”,信中强调了冯化想要靠前妻上位,图谋更大发展的心思。

周蓉相信吗?

或许她相信,只是依旧不愿承认罢了。

其实,从冯化成回到北京之后,她就早已察觉,眼前的男人变了。一次由周蓉在北大策划的“中外情诗朗诵会”上,冯化成作为邀请嘉宾,私自增加了自己朗读的诗歌数量,朗诵会几乎成为他的专场。

这让周蓉很是震撼,她发现,自己的丈夫,竟然利用自己沽名钓誉。

可是,事后这件事还是不了了之,她不敢亲手揭开丈夫伪装的面具,她怕面具后面的真相。所以,对于与前妻的纠葛,周蓉秉承了这种处理方式,她编了一个连自己都不信的借口,将责任推到丈夫前妻的身上,以继续维持她早已不堪的爱情婚姻。

离婚

逃避的事情,还是随着它的轨迹发生了。

周蓉亲眼看见冯化成与别的女人在家里鬼混。这一刻,她再也找不到任何借口了。

就这样,他们离婚了。

她终于正视了这场她坚持了多年的婚姻爱情。她曾为了这个让她一再蒙羞的男人,找过无数个借口,可是,当她亲眼看到那一幕时,她知道,自己不得不去面对逃避已经的事实了,即便冯化成有他的解释,她也无法继续欺骗自己了。

离开之前,她曾在冯化成的怀里放声大哭,她在祭奠自己的青春,自己的爱情,以及自己可笑的坚持。

或许,这时她才真正地意识到,这场让她奋不顾身的爱情,一直是她一个人的坚持。她曾经引以为傲的爱情,终究还是败了。

婚姻也好,爱情也罢,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

一个人的努力换不来爱情,更换不来稳定幸福的婚姻,欺骗自己的结果,只能是伤得更深、疼得更彻底;而无底线的妥协,只是给了对方更加放纵的空间,不会成为这段情感的救赎。

离婚后的周蓉,离开了北京,回到了周家所在的城市。

在原著中,她曾与蔡晓光聊过这段失败的婚姻:

“他回北京不久就变了,不但对追求浮名走火入魔,还添了招蜂引蝶、拈花惹草的新毛病。也许不是新毛病,根本就是旧病复发。我原谅了他多次也无济于事,为了维护一个妻子的起码尊严,只能采取果断方式。”

走出来的周蓉,不仅正视了曾经的婚姻爱情,更重新审视了她爱了多年的那个男人。

曾经,她不愿承认婚姻爱情的失败,一部分是因为不愿承认自己背弃家人的选择,是错的;另一部分则是不愿承认“优秀”的自己也会失败。

不过如今,一切已成过往,她认与不认都不重要了。

我特别喜欢徐志摩的一句话:“少年的时候,我疯狂的喜欢,带我走这三个字,现在,我再也不会任性的让任何人带我走,我学会了,自己走。”爱情与婚姻,是人生不可或缺的经历,但是请不要为了爱情与婚姻,失去了自己走路的能力。

卿心君悦,一位情感观察者,Ta说书评人、影评人。用文字温暖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