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播放器资讯 热门

小说心居冯晓琴结局(小说里冯晓琴结局)

作者:播放器家园 来源:www.bofangqi.org 时间:2022-06-24 点击:0

本文播放器家园分享“小说心居冯晓琴结局(小说里冯晓琴结局)”!

在电视剧《心居》里面,顾清俞在上海的投行担任高管,作为顾家人混得最好的儿女,她利用熟人关系为顾磊介绍安排工作,每一次节日,她都会倾尽全力,为顾家人一家老小带来各种礼物。

在小老虎的心目中,姑姑顾清俞是及时雨,每一次都让这位少年心花怒放,甚至在小老虎的心中,姑姑的本事比爸爸顾磊、妈妈冯晓琴还要大,也由此招致了冯晓琴对小姑子顾清俞的嫉恨。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当顾家人为买新房安新家而筹谋奔波的时刻,顾磊却遭遇灭顶之灾,不幸身亡,顾家人四世同堂,从此失去了顾磊这位上有老、下有小的户主。

虽然顾磊资质平庸,远不及顾清俞那般雷厉风行,但在父亲顾士宏心目中,儿子顾磊哪怕再不济,也是亲生儿子,也是父母的心头肉,更何况他的妻子、顾磊的母亲英年早逝,父子俩相依为命。

一、顾磊竟遭遇意外:楼道摔倒,不治身亡

顾磊一副憨厚的模样,面对冯晓琴的“妻管严”,她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当妻子冯晓琴撺掇怂恿丈夫顾磊去向小姑子顾清俞借钱买房时,他还要在白天反复练习说辞,窝囊废的形象跃然纸上。

但是,在信奉古老说法的父亲顾士宏看来,月盈则亏,水满则溢,顾磊这孩子虽然弱一些,但是傻人有傻福,老天爷顶顶公平,这头缺的,那头说不定会给他补上,将来倒未必不及姐姐顾清俞。

然而,灾祸还是意外降临在这个本就脆弱不堪、分崩离析的家庭,原著小说《心居》完整详细地描述了顾磊遭遇意外事故、最终不治身亡的前因后果:

忽然,楼道里啊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滚落,“砰!”巨大的撞击声,玻璃的粉碎声接着是男人的闷哼,疼到骨髓的声音。一秒钟的沉默。……见顾磊倒在角落里,人事不省。……很快,血从顾磊的脑后蔓延开,只一会儿工夫,地上便是很大一摊,黑红得?怖人。

顾磊受到重伤以后,被姐姐顾清俞紧急送往医院抢救,但是在短暂的手术之后,医生穿着白大褂走出来,语气清冷地告诉家属:病人重伤无法救治,已经死亡。

顾士宏一直在医院过道里焦急地等待,当他听闻儿子顾磊的噩耗后,犹如晴天霹雳、五雷轰顶,扑通跌坐在椅子上,昏了过去,顾清俞强忍住内心的悲痛,勉强扶住父亲顾士宏,冯晓琴呆若木鸡。

二、顾清俞狭路相逢:新仇旧恨,心存芥蒂

顾磊之所以会死亡,冯晓琴难辞其咎:当时,冯晓琴带着行李箱,准备再次离家出走,顾磊见状,连忙夺门而出,追赶已经走下楼梯的妻子冯晓琴,岂料一脚踏空,在楼道里摔下来,不幸殒命。

这一场插曲,导致顾磊死亡,也让顾士宏、顾清俞一家人都对冯晓琴怀恨在心,其实,顾磊出事早有预兆,冯晓琴第一次离家出走,顾磊接送儿子小老虎上学,转身就摔倒在路旁,小指头骨折。

先前的一地鸡毛家长里短,让冯晓琴和小姑子顾清俞本来就暗生嫌隙、心存芥蒂,眼看着弟弟顾磊已经亡故,顾清俞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弟媳冯晓琴身上,原著小说《心居》写道:

顾清俞就那样看着她,也沉默。那瞬想,顾磊当初要是讨了别的女人,不知会怎样。寻个本分的上海姑娘,模样差一点,人也笨一些,不会算计,日子平淡得没有指望,但至少没那么早死。

然而,人死不能复生,顾清俞再如何搜肠刮肚,弟弟顾磊是再也不可能回到身边了,从此只能是阴阳两隔。与此同时,顾家人的生活重担,也落在了冯晓琴一个人身上,她的内心也是愤懑不平。

如此一来,新仇旧恨,相互埋怨,让顾清俞与冯晓琴的关系愈发紧张,形同水火,势不两立,冯晓琴从此成为寡妇,顾磊生前之时,冯晓琴更是被顾家人在背后戳脊梁骨,说她与史老板有染。

三、冯晓琴吐露心声:睹物思人,未曾后悔

顾磊死后,妻子冯晓琴把丈夫的遗像摆放在床头,每日思念,肝肠寸断,还将一家三口的全家福合照并排摆列,每天对着时常念叨,儿子小老虎反倒是不常提及爸爸,或许遗传了父亲的内敛深沉。

冯晓琴并不是上海本地人,当初她嫁给顾磊,没有其他的企图心,顾磊本身也无法为冯晓琴带来丰衣足食的生活,只有那张上海的户籍本,才是让冯晓琴唯一念念不忘的心头好。?

正是因为如此,冯晓琴书读得少,文化水平不高,她早早嫁给顾磊,又早早生下孩子,不像那些上海本地姑娘那般,千挑万选花了眼,仍旧还是单身未婚,小姑子顾清俞就是最好的例证。

这场婚姻虽然不免尘世凡俗的算计,但总算是归于平静,没有闹出特别大的动静来,以往哪怕是万般嫌弃,当丈夫顾磊真正离开人世之后,妻子冯晓琴反而是万分不舍,睹物思人:

“顾磊头七的那天晚上,我拿着他的照片跟他说话。我们老家的风俗,这天鬼魂会回来,我知道,我说的话,每个字他都能听见。我对他说,我不后悔嫁给你,你也别后悔娶了我,我不是坏女人,至少,不像你家里人说?的?那么坏。我跟史老板没什么。……”

面对顾磊的遗像,冯晓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顾磊刚刚离开的那阵子,她整日魂不守舍,闷闷不乐,她始终坚守对丈夫顾磊的执念,即使人走茶凉,依旧矢志未渝,最终得到顾家人的宽慰谅解。

栏目分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