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播放器资讯 热门

我的前半生电视剧全集(我的前半生电视剧全集免费观看第二部)

作者:播放器家园 来源:www.bofangqi.org 时间:2022-06-24 点击:0

本文播放器家园分享“我的前半生电视剧全集(我的前半生电视剧全集免费观看第二部)”!

1985年春节前夕,我以剖腹产的方式来到了这个世界!妈妈在医院收了两天罪,终于生下了我。这也就开启了我悲悲喜喜的前半生!

我的父亲当时是外贸局的一名锅炉工,母亲是外贸局的棉检员。在那个年代外贸局是相当吃香的单位,所以感觉那时的生活条件还是很不错了,因为我的家乡是个县级市,很小,八十年代楼房都见不到几个。可外贸局除了办公楼以外,还有两个住宅楼,所以五岁时就搬进了楼房。当时小小年纪的我就有种优越感,房子虽然不大,只有74平米,但是当时确实可以说是小康生活了,因为有暖气,卫生间,闭路电视[呲牙][呲牙][呲牙]!我妹妹比我小两岁,当时一直是由姥姥带,很少回家。对于幼年时的记忆很模糊,只记得爸爸酒疯很不好,但是不喝酒的时候绝对是个好男人,一米八几的大高个,英俊帅气!

当时我入学也早,五岁就上了一年级,因为没上过幼儿园,啥都不懂[抠鼻][抠鼻]老师起初也不待见我,哈哈哈,怀念啊。因为我们离口岸很近,只有八十公里,阿拉山口口岸,所以在93年时,爸爸就带着三叔下海做生意了,也许是那个年代好挣钱,又或者是我父亲脑子够用,总之没两年就挣了很多钱,我不知道当时的几百万是什么概念!可就算是这样,父亲家教特别严格,不让穿牛仔裤,衣服都是裁缝店做的,不给零花钱,不让吃零食,反正是特别严厉。直到我十岁时父亲被哈国人骗走了所有现金,自己开的公司也倒闭了,他就带着他的两个合伙人出国要账,大家也应该想到那年代的哈国(哈萨克斯坦)简直就是黑社会泛滥的时代。同我父亲一起去的合伙人,一个被分尸,一个眼睛被钥匙戳瞎了,我父亲小腿也挨了一枪,扒着进口废钢的火车皮逃回了国内。算是捡了一条命,也再也不敢过关了,就在口岸开了一家宾馆,一家电器行,还有餐厅,台球室等,都集中在一片。每次周末我和妹妹都会去山口过周末。当时父亲的员工都是亲戚们的孩子,统一安排他们考的驾照,我父亲是个扶持亲戚的狂人,谁家孩子上不了学了,谁家家里想要个电器了什么的,都会去帮他们。可对家里和自己就不怎么舍得花钱,当时已经有21寸的大屁股彩电了,可我们家看的还是14寸的松下小彩电

就在我十岁的那年夏天,有一天爸爸突然带来了个男孩子,说是我的亲哥哥,我当时真是一脸懵逼呀[惊呆][惊呆]我跑去问妈妈,这个哥哥是谁?我妈说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哦,原来我爸这是二婚。。哈哈,不过也好,以后大院儿里的小孩都不敢欺负我了,因为我哥哥比我大五岁,我也有了靠山。

因为是血亲的关系,我哥哥对我和妹妹特别好,我也很依赖他,我妈妈对他也特别特别好,视如己出似的。我们家的日子就这么和和睦睦的过着,虽然父亲被骗走了很多很多钱,但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家里生活还是特别安逸,而且那时父亲已经不让母亲上班了,在家做全职,照顾我们兄妹三人。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97年底,也就是从那一天我的世界彻底改变了!!!

97年12月28号,和往常一样,很普通的一天,放学后我踢足球踢到九点多,天都黑了,才意犹未尽的背着书包往家走,刚到大院儿门口,就看到我小舅急急忙忙走来,原来是准备去学校找我去,小舅很少来我家,因为他也在父亲手下上班,也在山口,但是他们都是周末回来,平时都在山口。之前父亲打说元旦在山口过,说他把羊都宰好了,元旦时让人来接我们。我以为小舅提前回来是为了接我们,可我看小舅眼睛红红的,感觉哭过了一样,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就是领着我往家走去,走到楼下室,我看到客厅的灯亮着,因为我们一般都在大卧室里看电视,很少开客厅的灯,一种不详的预感随之而来。我快步上了楼,家门没关紧,家里哭声震天,我推开门看到饭厅坐着好几个人,我叔叔他们也在。随后进了客厅,很多人,妈妈看到我完全失控了,撕心裂肺的哭着,说我爸爸被人杀了,我当时就往小卧室冲,因为门是关着的,被我叔叔一把抱住,不停的给我说,父亲睡着了,父亲睡着了。我似乎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已经是后半夜了,妈妈也哭累了,睡着了!叔叔们还在饭厅,没有休息,当时也没地方休息。我对我叔说,我能看看爸爸吗?他说可以,带我进了小卧室,当时的情形我真的不敢回想,但是也不曾忘记,父亲光着身子躺在那里,身上盖着一块很大的白羊布。我围着他转了一圈,他的鼻孔,耳朵都塞着棉花,浑身发青,嘴角缝合了一大块。至此我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流,走出房间,我一个人下了楼,坐在楼道门口,天很冷,但是月亮很亮,单元门旁边放着抬尸体的架子,类似单架那种。我再没上去,谁叫我我也不上去,就在单元门口坐到了天亮。早上十点左右来了一群警察还有法医,不知道他们在和大人说些什么,等他们走了以后,家里人就决定先让父亲入土为安。当时给父亲洗完澡以后,往他身上洒了很多很多香水,好几瓶,我当时很怕,怕他突然睁开眼睛,也怕他再也不睁开眼睛,而且香水的味道直钻脑门,也许这就是从那以后我对香水味过敏的缘故吧。

父亲葬礼结束以后,家里的很多亲戚也都陆续回去了,家里就剩我奶奶婶婶,还有我哥和我妈,但是妹妹太小,送去邻居家了,她都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还吵着要去学校参加联欢会。晚上妈妈抱着我哭了一夜,那年妈妈33岁,还很年轻,她的天也塌了,一个女人没有工作,带着三个孩子,现在想想她真的很不容易。

没过几天,哥哥也被他妈接走了,家里就剩妈妈妹妹和我,基本每天都是在眼泪中度过,走不出失去父亲的痛苦。看着妈妈憔悴的样子,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一边又是年幼的妹妹,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爸爸怎么还不回来?也许她不知道,爸爸永远也回不来了,但是法医鉴定是被毒死的,死在了自己的宾馆房间里,而且已经在房间两天了,还是服务员去开门才发现的,当时人已经很硬很硬了,外套的拉链被深深咬进了嘴唇里,大小便失禁,七孔出血。我当时回家见到他的样子,都是法医之前缝合过的样子,用着很惨!

随着父亲的离去,我们家的一切都开始慢慢变了,我这多灾多难的前半生也拉开了序幕。

未完待续。。。。。。明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