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播放器资讯 热门

电视剧以家人之名大结局(以家人之名电视剧结局是什么)

作者:播放器家园 来源:www.bofangqi.org 时间:2022-06-24 点击:0

本文播放器家园分享“电视剧以家人之名大结局(以家人之名电视剧结局是什么)”!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2022年的农历正月已经过去,春节的气息已经散尽。

树枝抽芽,万物复苏。

又是一个大好的春日。

然而有些令人伤感的是,《人世间》在今晚,也终于开始迎来自己的大结局。

其实回顾这部央视开年大剧,可供我们思考得实在是太多、太多。

时代的变迁、人物的命运,无一不是这个“人世间”最为沉重,也是最为激昂的生存命题。

在这里,我们为这部剧的大结局,做一个前瞻。

当然,这也是为期一个月的总结。

第一

周秉义:周家的“幻梦”。

光字片的老街坊和邻居,谁都知道周家的大儿子周秉义“有出息”。

从小,周秉义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懂事、有主见、学习好,在那个年代,在光字片这个出不了多少大学生的地方,周秉义很有一些鹤立鸡群的感觉。

来到建设兵团,有文化的周秉义,也很被看好。

可是为了自己的恋人郝冬梅,周秉义放弃了大好的升迁机会。

后来,周秉义和妹妹周蓉双双考上了北大。

他和妻子郝冬梅回到吉春的时候,一直住在冬梅家里,工作不紧不慢,没有过度操劳的痕迹。

可周秉义自己知道,他,有很强的使命感。

所以,他想做事,做实事。

在岳母的努力之下,周秉义来到了已经濒临倒闭的军工厂。

面临着种种的困难,他不能选择退缩,在稍许的犹豫之后,周秉义用自己的行动,最终挽救了这个军工厂。

对于光字片而言,生于斯长于斯的周秉义,对这里的状况是再清楚不过了:

咱们东北啊,是老工业基地,可新中国都成立半个多世纪了,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了,光字片却变得比当年还糟。冬天挑水摔断腿的,上厕所掉茅房里淹死孩子的,没火取暖冻死的老人。

周秉义从北京回到吉春,就是想“端掉这个穷人的窝子”。

他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

那么话说回来,周秉义是一个“完人”吗?

肯定不是。

自从他和妻子郝冬梅回到吉春之后,就一直住在岳父岳母家里,对于自己的父母,按老百姓的话说,是没有怎么“尽过孝”的。

对于生活饱受挫折的弟弟秉昆,他这个当大哥的,也几乎没怎么帮过忙。周家父母直到去世,也没能沾上这个“最有出息”的大儿子的“光”。

一个干实事的人,一个深情的人,一个洁身自好的人,却不是一个“好儿子”、“好兄长”。

他对于光字片,对于工作,是无愧于心的。

但对于周家而言,周秉义,这个学习哲学的人,这个几乎已经跳脱出所有俗世枷锁的人,就只是一个从未兑现,看得见却摸不着的“幻梦”。

第二

乔春燕和曹德宝夫妇的“黑化”。

在昨晚的戏份中,乔春燕、曹德宝夫妇,已经和周秉昆以及其他朋友彻底“决裂”。

连“老实人”周秉昆都说道:

我们已经不是好朋友了!

其实仔细想想,春燕和德宝的思想变迁,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大家都穷的时候。

在这个时间段内,春燕无疑是全剧最受欢迎的女性角色之一。

她热情、泼辣、仗义,秉昆妈卧病在床,春燕时不时就来给她按摩,并且还教会了郑娟按摩的手法,“六小君子”无论谁有困难,即便是夫妻之间“干架”,春燕总能用自己的方式,一一化解。

但是,剧集对于春燕和德宝两人的性格特点,早有铺垫。

春燕最初在国营澡堂的时候,就特别会“来事”,八面玲珑左右逢源,有些人当了修脚工,就一直是修脚工,春燕的优势,是心眼活,这也使得她很快得到升迁,坐进了办公室。

而曹德宝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娶一个落难高干家的女儿。

夫妻两人,一个心思活络,一个想凭借外力一步登天,在人人都穷的年代,并不怎么明显,可时代却始终在滚滚向前。

第二个阶段,改革开放,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春燕和德宝,很快就和国庆、赶超他们拉开了差距。

春燕当上了洗浴中心的副总,德宝也逐渐开始做自己的生意,立于时代的风口之上,他们很快就富了起来。

此时的夫妻两人,自己的心思日渐加重。

别人都有的,自己一定也要有;别人没有的,自己尽量要搞到手。

在没有触动到两人的利益之前,都还相安无事。

只是此时的他们,已经和“六小君子”中的其他人,早已经愈行愈远。

第三个阶段,谁动了我的蛋糕?

光字片拆迁,对于很多人而言,是一个命运的转折点。

很多人都动起了各自的心思。

一向精于算计,尽可能利用能够利用的一切资源的春燕和德宝夫妇俩,怎么能甘于人后?

先是于虹。

阴差阳错成为了非光字片的“无房户”,于虹本是没有分房的资格的,可是在郑娟的努力之下,还是让于虹顺利分到了房子。

这样的事实,让春燕打心底里不能接受。

尽管,于虹的处境之艰难,郑娟和秉昆夫妇做出的牺牲之大,她心里再明白不过了。

后来,常进步也分到了房子,再加上秉昆的拒绝帮忙,让春燕和德宝夫妻俩已经彻底“黑化”,实名制举报,让周秉义受到了组织上的调查。

也让他的病情,得到了恶化。

可以说,也许从根子上来说,德宝和春燕夫妇,和秉昆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第三

冯化成的最终结局。

记得剧中最后一次提及冯化成的下落,是在周家父母去世的时候。

当时,作为大哥的周秉义,让周蓉通知冯化成:

通知一下冯化成,爸生前挺看重他的,来不来是他的事。

周蓉回答说:

在法国,从北京去的法国,和王紫一起。他们单位组织的出国访问,他们俩擅自离队。

原本我以为,在电视剧篇幅已经所剩无几的前提之下,不会再有冯化成的戏份。即使有,也是从冯玥或者周蓉的某一句台词交待一下就可以了。

可还是没有想到,冯化成这个人物在最后两集,还有不少的戏份。

从预告片中不难看出,留着不长,且已经花白的头发的冯化成,身穿僧衣,很明显,他出家了。

对于这个人物,其实电视剧版还是非常友好的。

因为他人生最大的污点,是出轨年轻的女诗人王紫,并且还是在铺垫了大量周蓉不近人情,任性无理的前提之下展开的。

甚至包括预告中周蓉对他说道:

我们俩之间最终弄成这样,我是要负很大的责任的。

这无不指向剧版表明的一个观点:冯化成出轨固然有错,但是很大的一部分责任在于周蓉,他犯错是情有可原的。

对于这样的改编,我是有点不太认可的。

周蓉是过度理想化,说她清高也好,任性也好,情商低也罢,但这都不是冯化成婚内出轨的理由,一味地把责任推向某一方,十分不可取。

第四

冯玥:成长。

对于冯玥这个角色,起初是一点也不讨喜的。

自小被父母寄养在舅舅家,让人颇为同情。一年下来,见到父母的次数寥寥,她和父母没有更多亲近的感情,也能让人理解。

不过和周楠的感情,让人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这段感情刚刚开始发酵的时候,冯玥的大舅母郝冬梅就曾劝阻过,因为这么做,会揭开郑娟多年前最为疼痛的伤疤,可冯玥和母亲周蓉的态度,让知书达理的郝冬梅感叹道:

你真是和你母亲一样。

言外之意,就几乎是挑明了说:你和你母亲一样自私,从不为别人考虑。

即使这个人,是养了你十几年的小舅母。

但是从周楠下线之后,冯玥跟母亲去了一趟贵州,在目睹了母亲的青春梦碎之后,她仿佛变了一个人。

给舅舅秉昆找工作,能细心地照顾到舅舅的自尊心;

看到了母亲在贵州的失落之后,决心为她做些什么;

不仅照顾了舅舅,还把光字片这些失业的人,都妥善地进行了安排。

在冯玥的身上,我看到了年轻人最大的优势,也是最为美好的品质:成长。

写在最后:

看完58集的《人世间》,就仿佛度过了短暂却又漫长的一生。

哭过,笑过,得意过,失落过,我们曾在大雨倾盆的夜晚,在微弱的灯光之下,畅饮狂欢,也曾在阳光倾城,莺声燕语的春日里泪眼滂沱。

人世间,我们曾经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