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播放器资讯 热门

生死钟声全集播放36集(生死钟声全集播放36集第二集)

作者:播放器家园 来源:www.bofangqi.org 时间:2022-06-24 点击:0

本文播放器家园分享“生死钟声全集播放36集(生死钟声全集播放36集第二集)”!

谍战片里,让人津津乐道的,要数接头暗语了。无论是暗语还是暗号,都带着高度机密,处处体现出别出心裁和智慧能力,在险象环生的对敌斗争中,做到严格遵守地下组织的行为规则和细致要求,既保证在规定的时间地点、接头暗号或者信物的精确对号,又把党组织交给的任务完成好。

近三十年来,在诸多谍战片里,同样是接头暗语,设计得好,演员能把紧张情节合情合理地演绎出来,把观众代入其中,替接头者“捏一把汗”,起到非常好的效果。设计得不好,也很容易被观众吐槽,笑到“侮辱”观众的智商。

一句话不说,就完成接头,情报已经传递出去

近期播出的《生死钟声》就是这样,谢云亭在国民党军统头子戴先生那里,借打到家里,铃声响了两声,当黎晓苏接起丈夫谢云亭的,“喂”了两声,丈夫并没有开口说话就挂断。这等于告诉黎晓苏,叛徒罗家雄已经到达南京,准备邀功,党组织面临暴露危险,即将从各地赶来参加党组织重要会议的地下党员可能被一网打尽。

按照谢云亭与她事先约好的方案,黎晓苏迅速采取行动,准备逃出特务的监视,外出送情报,预警党组织。

不说话传递情报的,还有另一种方式,就是敲击摩斯密码,但前提是优秀的地下工作者必须熟悉摩斯密码来传递情报。不少谍战剧里,也反复用这一招,比如打的时候,用手指敲击听筒;如果在隔壁,用拳头捶击墙体,反正得让战友听得到、听得清,都“说”了什么。

听起来自然平常,明面上在说家长里短,暗地里在传递情报

《潜伏》余则成与左蓝接头,余则成问:“听说你表弟是走私相机的。我能看看货吗?”左蓝回答:“您搞错了先生,我表弟是贩卖茶叶的。”

《潜伏》里另一段接头:“有汇文版的朱子家训吗?”“有,但是是和增广贤文合本的。”

还有两句有点答非所问的接头暗语:“先生不喝酒吗?”“有阿司匹林吗?”听起来驴唇不对马嘴,但实际上这样的设计是合理的。因为酒馆不但是一个喝酒聊天吹牛皮的地方,在当时也是药品交易的重要场所。

《北平无战事》里有一段很平常的对话,聊的是病情,实际上是一段非常重要的预警。

地下党员崔中石接到上级党组织的:“大少爷住医院了吗?”崔中石:“是的老板,下午两点进的医院。”

“徐大夫愿意去会诊吗,礼金收了没有?”“都收了,应该会尽力的,老板请放心。”

“大少爷的病很复杂,很可能会引起很多并发症,等会诊结果吧。还有,听声音,你也伤风感冒了,不要去探视大少爷了,以免交叉感染……”“我感觉身体还好啊,应该不会有伤风感冒吧!”

“等你感觉到,就已经晚了,家里那么多事,都少不了你,你的身体同样重要。”“还是大少爷的病情重要,这里除了我,别人也帮不上忙啊。”

“相信家里,上面还有人帮忙,五点前你哪里也不要去,五点整还在这里,等我。”然后,对方果断搁掉,结束指令。

这样对暗号,有诗意挺文艺范的,高级又自然

由张一山、潘粤明主演的国共背景谍战剧《局中人》,剧中的汪洪涛是沈放的接头人。

汪洪涛把沈放带到了接头地点,一改平常大大咧咧甚至有点猥琐的样子,一字一顿地说出了暗语上联:“春-风-绿-江-岸,”沈放一脸匪夷所思,王洪涛:“怎么,对不上吗?”沈放赶紧对出:钟声邀客船。

这个暗号分别取自两首诗里的其中一句,一句是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另一句是张继的“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被吐槽的,同样是谍战片《秋蝉》,接头暗号直接使用辛弃疾《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直接使用开头两句作为接头语“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网友都说,用小学生都能背的诗句作为暗语,实在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悬崖》里的这段接头暗语,有点长,但催人泪下

周乙:“知道我是谁吗?”

被严刑拷打的小董,穿着单衣,站在雪地里,整个人瑟瑟发抖地摇动着,没说话。

周乙接着说:“跟你一起来的孙悦剑,让我给你看这个(周乙拿着一个烟盒,打开是一面小镜子,上面用黑色的墨水画着一个“十”,是个接头暗号),你们在山上的接头暗号是:兄弟,要盐吗?回答说:不要,倒是想要二两大烟土。”

小董抬起头,看着周乙,他渐渐从寒冷中缓过来,仿佛也不怎么冷了。

周乙继续说:“你不用说话,听我说就是。本来我这么暴露自己很危险,但事不宜迟,我只能这么做。”

“还有,你是个经得住考验的人,明天或者后天,他们会带你上山去找货,当然这只是个借口,接到货以后,下山的时候,会有人连人带货一起把你救走。记住,救你的人叫任长春,是打入抗联内部的特务,山上可能会有他们的人接应,一定要留心,上山以后,他跟什么人接触,到了山上,找到周政委,记住了这件事只能告诉周政委,你跟他说,老武让你转告他,他就会明白。”

说到这里,其实已经非常烧脑了,就是因为对敌斗争太严酷,既考验一个人的意志,还考验记忆力。

接着周乙又说:“那批药日本人做过手脚,不能用,用了会导致急性传染病、慢性中毒。每盒药的标签上,我都做了标记,用碘一试就试出来了。标签上没做标记的,千万不能用,包装盒都不要打开,就地焚毁、掩埋。”

周乙把敌人的阴谋说得明明白白,而且要求小董不仅记清楚该死的药可能危及同志的生命,还要将计就计,做出已经中了敌人奸计的样子:

“这件事情一定要秘密地进行,等大部队分散转移以后,到了苏联境内,要放出风来,要说部队正在传染疾病,并且大量地非战斗减员,让部队消声灭迹一段时间。”

说了这么多,其实还是个重托:

“记住我说的话,我们所有人的性命,都系在你身上,告诉周政委,趁这个机会,把奸细抓出来。”

然后,说明让身单衣薄的小董在雪地里说情报的原因:

“知道为什么找你在这儿谈话吗?因为屋子里可能会有窃听器。两分钟以后,他们会带你回去,从此呢,你不会在这里受刑了。”

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轻描淡写,但分量极重:“另外,表达一下对你的敬意。”

这句话说得很轻,但很坚定,是对战友的由衷敬佩和鼓励,这个长达数秒的特写,让小董流下热泪,身子也不抖了,身上仿佛又充满了战斗的热情,观众自然也无不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