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播放器资讯 热门

电视剧人世间开播了吗(电视剧人世间几号开播)

作者:播放器家园 来源:www.bofangqi.org 时间:2022-06-24 点击:0

本文播放器家园分享“电视剧人世间开播了吗(电视剧人世间几号开播)”!

《人间世2》开播很久了,我一直没看,不是因为不好看,而是不敢看,光是些预告片段就已经看到泪流不止了。

这是一部医疗纪录片,一部你看了就无法停止眼泪的医疗纪录片。

第二季一出来,评分高达9.5分,每次更新都会上一次热搜。

第一集《烟花》,就已经哭干了我所有的眼泪。

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里,有一群患了恶性骨肿瘤的孩子,他们身披战甲与病魔抗争,身后是支持他们的父母和医生。

恶性骨肿瘤就是我们通常讲的骨癌,多发生在孩子身上,得病的概率只有百万分之三,相当于你连续抛22次硬币,每一次都是正面。

大多数入院的孩子,都会在左腔静脉里埋上一根管子,方便日后长期输液,做化疗。

高浓度的化疗药水会使你恶心,呕吐,吃不下饭,然后大把大把掉头发。

而化疗只是开始,接下来还要接受手术。

医生把他们的腿锯开,拿出骨头,切除骨头上的肿瘤,再把骨头放回孩子身体里,缝合刀口。

严重的直接是做截肢手术,失去腿或者手臂。

十一岁的小男孩安仔,就是因为骨癌失去了左手手臂。没检查出这个病之前安仔喜欢打篮球,在学校朋友也多。

生病截肢后,他很少再出门,每次不得已要出门的时候,他都会让妈妈帮他把左手空袖子捏起来塞进口袋里,然后走在妈妈右侧。

他的新年愿望很简单,就是能装上假肢,继续回到学校念书,不想要留级。

安仔以为装上假肢,结束了化疗,自己就好了,可以开开心心回学校念书。

可是啊,2022年春节还没过完,安仔又因为病情恶化紧急入院。

安仔坐在病床上对视医生,说: 我真的没有办法在医院待下去,我想出去走走,想出去玩。

医生说: 等好一点就可以出去了,但是你要好一点也要一步一步来,不能一步登天对吧。

安仔说: 真的不行,肯定会有一步登天的办法了,这个世界就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好不好,医生,求求你了。

一个十一岁的小男孩得有多绝望,在自己痛苦不已的时候,求着医生救自己。

安仔喜欢玩游戏,游戏里的人物有很多条命,不像他自己,只有一条命。

这个时候安仔的病已经影响到呼吸系统了,生命进去了倒计时。

他跟妈妈说: 妈妈你辛苦了,宝贝永远爱你。

安仔的父母签了器官捐献书,忍痛把安仔的眼角膜捐给了上海第一人民医院。 这双眼角膜帮助了一位三岁,被开水烫伤的小男孩。

安仔生前照镜子认真的看过自己的眼睛,他把所有的好运,都放进了自己的眼睛里。

对另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女孩来说,截肢是她万万不能接受的。

王思蓉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肿瘤从局部蔓延开了,需要做截肢手术。王思蓉哭着对妈妈嘶吼道:假如要截我肢,就给我申请安乐死,你不给我申请安乐死,我自己爬着也要去寻死路。

对这个十三岁爱美的女孩子来说,失去一头乌黑靓丽的头发已经很难受了,受不了再失去一条腿,甚至不惜放弃生命。

考虑到小女孩的倔强,医生决定改变方案不做截肢,而是把整条腿骨头取下来做活灭。

手术前妈妈跟王思蓉打赌过绝对不哭,但看到王思蓉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那一刻起,妈妈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躲着王思蓉在一旁哭到发抖。

看到女儿这样,妈妈比谁都难过。

做完了手术的王思蓉保住了腿,但腿没有了行走能力,王思蓉哭着坚持要出院回家。

此刻的爸爸在老家改良她的轮椅,想着女儿要出院了,笑得特别灿烂。

没有人比病床上的病人更想出院回家。

王思蓉以为出院回家就能慢慢恢复,拼了命忍着痛在病房里走着,殊不知,在命运面前,所有的拼命坚持都毫无意义。

王思蓉的爸爸妈妈一直在外面打工,她怨过爸爸妈妈不在她身边没有亲自带她,妈妈后来哽咽着说:如果可以重来,我宁愿少挣一点钱,陪在她们身边。

经历悲痛很容易,重拾希望却很难。

我们都喜欢大团圆的结局,但现实生活往往不如我们所愿。

影片的最后,纪录片里出现的小孩子,有四个人的名字加上了白框。王思蓉也没能挺过去。

这些孩子有些还在积极接受治疗,而有些已经化作天使,去到了另一个没有苦难,没有病痛的世界。

生命太脆弱了,对于这些孩子而言,他们的生命就像是一场烟火,美丽绚烂,又转瞬即逝。

除了片子本身的感染力外,我也有过一段住院经历。

我十三岁那年突然查出肾炎,加上神经性头痛,那一年三天两头往医院跑,各种检查,吊盐水,还有吃不完的药。

从镇里到县里市里,依旧不稳定,再后来去了江西省儿童医院。

医生看了我病例后平淡的说,情况有点复杂,建议住院,先去交钱办住院吧。

一听住院我几乎崩溃了,眼泪刷就下来了。我以为过来只是做个检查,然后拿药回家,没想过会严重到需要住院。

妈妈拍着我后背安抚着: 没事,只是住院,不怕啊。

我在的那间病房里我年纪最大,最小的才三岁,家就在南昌,孩子抵抗力差,隔三差五就住进来了。

还有个外地的小男孩,六岁左右,在医院住了几个月了,他的家人也早已对医院的生活习以为常了。

旁边床位?是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因为生病高度水肿,看起来胖胖的。

他们都是肾病综合症患者,一年里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医院里。

其实小孩子的病房还是有很多笑声的,看动画片,玩游戏,吃到好吃的…… 大人们就算再难过,在孩子面前也永远保持着开心的样子。

我爸妈亦是如此。我一直是留守儿童,生病那年我爸妈才选择在家照顾我,在外面住院他们一直是鼓励着我没事要坚强,但我知道我爸妈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也流了不少泪。

医院里花钱如流水,病情一直不见好转,一项指标很不稳定,医生建议做肾穿刺,取样做消息检查,找病因。我那个时候对肾穿刺没什么概念,只知道是个手术要在身上动刀子。

临床的病友家长跟我爸说,如果能不做最好不要做,这手术太遭罪了。 后来还是放弃了手术,每天打针吃药控制饮食,指标降了下来,顺利出院。

急性肾炎来得快,好的也比较快,最怕急性的好不了转成慢性,最严重的情况就是尿毒症。这是我做过最坏的打算。

我们真的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气去面临生死。

生老病死是人间常态,但是当这些东西发生在我们身上这是窒息的痛,我亲眼看着癌症是怎么带走了我的外公,看过疾病给一个家庭带来多大的打击。

所以有人说,如果你觉得人生太艰苦,那就去医院看看吧。

直面那些生离死别,看看那些残缺的身体,看看进手术室却盖着白布推出来的人,看看闭着眼但无任何知觉的人……

人间各有各的苦,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The End-

文|胡萝北

栏目分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