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播放器资讯 热门

CCTV怀旧剧场直播(央视怀旧剧场直播视频)

作者:播放器家园 来源:www.bofangqi.org 时间:2022-07-26 点击:0

本文播放器家园分享“CCTV怀旧剧场直播(央视怀旧剧场直播视频)”!

曾于里

编者按:这里是一个怀旧剧场。

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已经播出10年了。一些“老剧”总在提醒着我们时间飞快,朋友们一起追剧、在贴吧上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但它竟然已经是10年的事了。有时听到汪峰的《北京北京》,还是会想起这部剧,想起剧中的石小猛。

《北京爱情故事》海报

石小猛是一个艺术形象,但他也是无数漂在北京以及无数没有漂在北京的年轻人的缩影。

石小猛(张译 饰)来自云南农村,父母是朴实的农民。高考是穷人家孩子为数不多可以抓住的改变命运的机会,可有时命运就是会跟人开玩笑,石小猛拼死拼活,差清华大学的录取分数线7分,最终进入北京的一所普通大学。

石小猛(张译 饰)

毕业后,石小猛选择留在北京。他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省吃俭用,工作三年攒下3万块。石小猛对未来充满期待。他打算在五环外买一套38㎡的公寓,他已经付了5万定金(借了2万),只要拿到老板允诺的一笔8万元的业绩奖金,他就够付首付了。

当女友沈冰(佟丽娅 饰)从云南来北京找他时,石小猛带着沈冰来到了毛坯房。12层23户,“1223”是沈冰的生日。他们在毛坯房里兴奋地畅想未来:电视墙安排在哪儿、厨房安排在哪儿,还要在小阳台上做一个摇椅……

石小猛和沈冰畅想着未来

他们相拥唱着《最浪漫的事》,这一刻他们相信曲折是暂时的、前途是光明;只要生活不辜负他们,他们不会是主动抛弃生活的人。

可城市的残酷、人心的冷漠、阶层的板结超乎他的想象。外界对石小猛的打击,纷至沓来。先是公司老总胡容强坑他,允诺他的8万元奖金飞了,如果他没有如期交首付,5万元定金也要不回来了。

再接着,石小猛的富二代朋友程锋(陈思诚 饰)看上了沈冰,程锋的心思最早被胡荣强发现,胡荣强利用这层关系,让石小猛透过程锋拿到程锋家公司的大订单。胡荣强给石小猛20万奖金,以此为诱饵。在石小猛拿这笔钱交了首付、给沈冰买了钻戒后,他也就被胡荣强操控了。

程锋喜欢上沈冰

此时的石小猛并非不知道,当他选择面包时,其实就有失去爱情的风险。可没有面包的生活太难受了。现实生活里的嘲讽、排挤和打压,一直在狠狠地教训石小猛,他深深感受到一个没钱没势的穷苦年轻人,想要在北京立足有多么艰难。

石小猛更担忧的是,如果没有面包,他就守不住爱情。好友吴狄(李晨 饰)就是因为不够有钱,被女友杨紫曦(杨幂 饰)一再抛弃,这深深刺痛了旁观者石小猛。他害怕失去沈冰,尤其是富二代程锋在一旁虎视眈眈。

杨紫曦因为物质放弃了吴狄

“我们应该让他们看看我们到底是谁,我们应该让这个世界看看我们到底谁,我们应该让他们都知道知道,我们到底能干什么。”石小猛愤怒地呐喊。可愤怒有用吗?打鸡血有用吗?无济于事。为了面包,石小猛拿出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去交换——他跟沈冰的爱情。

现实总在给石小猛悲观的提示

程锋的父亲程胜恩找到了石小猛,劝说石小猛签订一份合同,只要石小猛与沈冰分手,程胜恩就给石小猛提供公司里一个很高的职位。石小猛一开始断然拒绝,他觉得太可笑了,有钱人竟然连感情都可以交换。

但程胜恩告诉他:财富和地位才是男人的脊梁,“没有女人的男人还是男人,没有金钱的男人就像是被抽了脊柱的软体动物,永远抬不起头、直不起腰”。绝大多数男人不像石小猛那样有爱情可以交换,他劝石小猛应该把握住机会。

程胜恩说动了石小猛

在程胜恩的利诱下,石小猛接受提议。他天真地以为,等他有面包,可以再追回爱情。但当石小猛决定拿爱情去换取面包时,他其实已经成为他曾经所批判的“算计、陷阱、谋财害命”的世界的一部分。

《北京爱情故事》也给了石小猛一个最差的结局:他一度赚得盆满钵满,但他众叛亲离,他失去了爱情——沈冰最终爱上了程锋,他失去了友情——程锋、吴狄都与他切割,他终将锒铛入狱——比一无所有时更凄凉。

沈冰指责石小猛

石小猛的确可恨,可播出之时,仍有很多观众对他产生深深的同情。分手后的石小猛重新来到38㎡的毛坯房,他撕心裂肺的痛哭让我们心有戚戚。千万不能以三观党的视角看待这种同情。观众并不认可石小猛的选择,只是我们知道:石小猛的堕落,从来都不仅仅是个人悲剧。

石小猛痛哭

石小猛让我们联系到《高老头》里的拉斯蒂涅,或者《红与黑》里的于连。他们都是穷苦出身的外省青年,他们都曾天真善良,对世界充满乐观的进取姿态。可他们很快发现了,在固化的阶层面前,他们想要凭借自己的努力、想要通过正道一步一步向上走,实在是太难了。就像《高老头》里反讽的:“你越没心肝,你越高升得快,你得毫不留情地打击人家,叫人家怕你,只能把男男女女当作驿马,把它们骑得筋疲力尽,到了站上丢下来,这样你就能到达欲望的最高峰。”当拉斯蒂涅和于连埋葬了年轻时的理想与信仰,当他们成为没有底线的野心家,他们飞黄腾达。

《高老头》《红与黑》是批判现实主义力作,它们经由两个美好年轻人的堕落,折射现实的堕落。多么悲哀,一个人竟然必须把自己最美好的东西明码标价地拿去交换,必须投资自己、贩卖自己、埋葬自己才能实现阶层的跨越。个人的悲剧,何尝不是社会的悲剧、时代的悲剧?

《北京爱情故事》并非没有触碰到现实的坚硬内核。不同阶层的程锋与石小猛,本身就形成鲜明对比。程锋是北京土著,是富二代,他的起点就是石小猛等人穷尽一生也不一定能够达到的终点;就像石小猛被带入富豪圈后,才发现父母在家务农一年的收入还不及富豪的一杯红酒……

“这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当然,任何社会形态都有贫富差距,我们也绝非仇富。问题是,剧中的富人从胡荣强到程胜恩,都在“损不足而奉有余”地压榨穷人。石小猛也想凭借自己的努力踏踏实实往前走,可他们堵死了这一条路。

《北京爱情故事》终究不是《高老头》《红与黑》,它并非站在批判现实的立场去反思石小猛的悲剧。快大结局时,程锋与石小猛有一场激烈的对峙,充分暴露了它的价值导向。

程锋说:“小猛,我回想一下从小到大自己真正开心的日子,并不是以前的花天酒地、纸醉金迷,而恰恰是最近这几天,跟沈冰两个人在四合院里,简单的小日子。幸福和这些东西真没太大关系。”

富人过惯了奢靡,去四合院过几天慢节奏生活,当然像放假了,当然认为幸福跟金钱没关系了。

石小猛反驳:“你说得轻松,因为咱俩永远不平等,不公平。如果你投胎到我家,如果你再换成我,我换成你,生到北京了,我一生下来什么都有了,什么都不愁了,咱俩你今天还能这么说话吗?”

这就是菲茨杰拉德说的: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程锋的确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程锋说:“我不知道。我明白每个人决定不了自己的出身,但是咱们能决定自己的方向。”

看,这就是这部剧价值观上最大的问题:将所有社会问题,转换为个人问题。一个美好的青年堕落了,并不意味着社会可能有需要改善的地方,而只能证明他是坏胚子。所以它竭力将石小猛的悲剧归咎于个人原因,归咎于石小猛的贪婪、抱怨、不满足——谁叫他经不住有钱人的打压呢?程锋、吴狄包括沈冰,都以同样的说辞批判石小猛,认为石小猛是“自作孽,不可活”。

这令人愤慨。这部剧播出后,毛尖写了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评论,她一针见血指出:“有钱人做什么都可以被轻描淡写,再不堪也有‘控制不了’兜着底,但是穷人,穷人在任何时刻,都不可以失控,不可以僭越,尤其是,不能去惦记富人的钱,一切,就像吴狄向石小猛呼吁的:把程锋的股票还给程锋吧!

“股票最后都回到了程锋手里,石小猛则政治正确地走向法院自首,这部连续剧的风靡告诉我们:中国的有钱人越来越牛了。”

有钱人浪子回头众人喝彩,穷人堕落一次万劫不复

10年来,至少在影视剧中,中国有钱人的确是越来越牛了。有钱人往往更帅更美,气质更特别,视野更开阔;他们的放荡显得天真,他们堕落是因为有童年创伤,当他们改邪归正时全世界都站在他们一旁。穷人不仅没金钱,也没视野、没格局,更容易失底线、丢原则,他们堕落一次就万劫不复,他们堕落也只是在论证着“果然穷人素质低”……仇富是错误的,可仇穷却如此理直气壮、堂而皇之。

影视剧中不应如此,现实生活更不可以如此。因为我们知道,“石小猛”才是这个世界的大多数。阶层的晋升渠道应该向每个人公正敞开,只要正直地做人、勤奋地打拼,过上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不应该成为奢望。现实中那些守住底线的“石小猛们”,10年过去了,不知道你们过得好吗?多么希望你们前路宽广、梦想成真。

本期资深编辑 邢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