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播放器资讯 热门

电影《天空》战争片在线播放

作者:播放器家园 来源:www.bofangqi.org 时间:2022-07-28 点击:0

本文播放器家园分享“电影《天空》战争片在线播放”!

作战管理,是打赢现代化战争的基础,是现代化作战体系的核心,是作战过程中对人员、装备、信息、资源和时空等要素进行的计划、组织、协调与控制活动。

作战管理系统,指用来支撑作战管理活动的指挥信息系统,包括情报采集、信息传输、目标识别、威胁判断、分配武器、任务规划等。其随战争演化、技术进步而逐步发展。

作战管理系统:现代化作战体系核心

■杨莲珍

作战管理系统示意图

前世今生

对作战行动实施适时精确的指挥控制和作出及时果断的作战决策,是不同战争时期指挥员始终追求的目标与梦想。在科学管理产生前,战争中并无作战管理这一概念,自然谈不上作战管理系统。但朴素的作战管理活动和系统一直与战争相生相伴、融合发展。

作战管理的核心是保证指挥员与部队能顺畅地交换信息和指令。在古代作战指挥号令系统中,金、鼓、旗号称为“三官”,“言不相闻,故为之金鼓;视不相见,故为之旌旗”,目视耳听是原始的指挥控制手段。

电报、、无线电发明后,作战命令和战斗信息的远距离快速传输成为现实,作战管理范围由平面走向立体,“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战争决策不再是神话。当然,传统的战场管理手段并非完全失去作用,比如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我军因通信条件受限,连以下分队仍在通过军号传递作战命令,与作战相关的号声就有20余种。“四面边声连角起”,朝鲜战场上的军号曾让美军闻风丧胆。李奇微在回忆录里写道:“只要它一响,中共军队就如着了魔法一般,全部不要命地扑向联军。这时,联军总被打得如潮水般溃退。”

20世纪初,科学管理的概念逐渐升温,军队迅速将其应用于作战。“作战管理”一词,最早出现在美国空军,其编成内的作战管理员,基于雷达探测情况向战机进行远程目标指示和话音引导。作战核心组织则被称为BM/C3系统,即作战管理(Battle Management)和指挥、控制、通信(Command,Control,Communication)。1946年,第一台电子计算机“埃尼阿克”研制成功,军队开始使用计算机存储和处理有关作战的各种数据。1958年,美军建成世界上第一个半自动化作战管理系统——“赛其”防空指挥控制系统,使用计算机首次实现了信息采集、处理、传输和指挥决策过程部分作业的自动化。同年,苏军建成“天空1号”半自动化防空指挥控制系统。作战管理系统开始登上战争舞台,人机协作决策逐渐成为指挥员主要的作战决策形式。越战中的“滚雷”战役,美军指挥5000多架飞机出动129万架次,投弹775万吨,如果单靠人工指挥是不可能实现的。

作战管理系统经历了以武器为中心、以平台为中心、以网络为中心和以体系为中心的建设阶段,逐步能够接收、处理来自多域的传感器和其他来源信息,实时感知并生成作战态势图,自动对兵力及装备实施指挥控制,智能辅助指挥员决策,涉及陆、海、空等军兵种。

如以色列陆军的“统治者”作战管理系统,单兵数字化装置连接信道状态信息设备,用于为执行战术作战、火力支援等部队提供实时态势感知和指挥控制信息。美国海军的“宙斯盾”作战系统,采用多任务信号处理器整合防空和反导能力,实现舰载相控阵雷达、指挥决策、武器控制等一体化集成。北约空军的ACCSLOC1系统,基于网络分布式部署,整合40种型号的雷达和3000多个物理接口,承担任务规划、作战指挥和战斗监督等空中行动。从发动第一次海湾战争到利比亚战争,美军从传感器获取信息到开火,时间由24小时缩短至2.5分钟。

功能特征

作战管理系统是一个迅速发展并不断完善的分布式操作系统,主要通过收集、处理传感器数据,畅通各类信息传输和融合,进行态势识别和预测,生成作战方案,完成行动评估与选择,下发作战指令给武器平台和射手。其本质是实现高效的作战“观察-判断-决策-行动”循环(OODA环)。

作战管理系统广泛使用态势评估与预测、作战时空分析、在线实时规划、作战资源管控和作战管理引擎技术等,采用基于信息技术的“云+网+端”的技术架构。

如美军率先运用信息技术,构建了集指挥、控制、计算机、通信、情报、监视和侦察于一体的C4ISR系统,为作战管理系统打下了基础。阿富汗战争中,C4ISR系统首次实现作战信息近实时传输到作战平台。随着传感器、网络和人工智能的不断成熟,智能态势理解和预测、智能信息推送、智能任务规划、智能协同控制、智能快速重构和智能平行指控等技术,正在对作战管理系统产生越来越重大的影响。

作战管理系统通常支持态势感知、任务规划、交战管理、通信、建模及仿真与分析、试验训练等功能。如导弹防御作战管理系统,主要包括指挥控制、交战管理和通信等功能构成。指挥控制功能,实现对战前的作战规划及对战场态势的感知;交战管理功能,实现辅助作战决策和分配反导武器并完成打击任务;通信功能,实现系统各反导单元情报、数据的传输和共享。

作战管理系统是一个开放的复杂系统。结构决定功能,不同的系统结构,决定不同系统的功能拓展:舰艇自防御作战管理系统通过自动化武器控制条令、协同交战管理系统和战术数据链等,使舰艇具备了强大的自防御能力;电磁作战管理系统通过融合并显示战场电磁频谱数据,提高电磁频谱的规划能力、共享能力和机动能力;单兵作战系统通过集成单兵防护、单兵战斗武器和单兵通信器材等,增强士兵的机动能力、支撑能力、杀伤能力和生存能力。

作战管理系统普遍具有一体化、自动化、最优化、实时化等特征。现代战争作战模式复杂、战场规模扩大,对力量管控、资源整合和任务调度的要求提高,必须实现系统一体化集成。法国陆军的“蝎子”系统,就将坦克、装甲车、步兵战车、无人地面车辆、无人机与攻击直升机完整集成到同一个作战群,并链接任务群中的所有平台和作战单元。

现代战争作战要素增加、战场感知空间扩大,对人依赖较高的指挥自动化系统已不能完全适应,必须实现系统自动化运行。巴基斯坦作战管理火炮控制系统所有操作功能全部自动化,“为准备、协调、传递、执行和修改火力支援计划与射击方案提供了自动化解决方案”。

现代战争作战节奏加快、战场数据海量,需要快速掌握情况、高效定下决心,必须实现系统最优化决策。各军事强国正将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与大数据技术结合起来,以利在多域作战中更快决策。

未来发展

传统作战管理系统,更强调基于事先制定的交战序列、作战规则。但未来战争更突出体系与体系之间的对抗,不可能预先穷尽各种情况,需要掌握的战场信息也更趋复杂、海量。为此,各国军队开始摒弃传统上为各作战域单独开发作战管理系统的方法,以网络为中心、以人工智能为支撑,力图帮助指挥员更迅速作出作战决策,实现各作战域的传感器与任意射手的实时连接。

作战管理系统将推动作战概念落地。美国空军开发的“先进作战管理系统”,规划将各军种及其武器平台实时连接在一个军事物联网中,其核心是将各类情报侦察平台、指挥控制平台、打击平台和作战管理平台与各种跨域能力无缝链接,把情报和目标指示数据转化为及时、可用的信息,缩短“发现-定位-跟踪-瞄准-打击-评估”周期,以对手无法跟上的速度执行作战行动。俄罗斯军队提出“军队统一信息空间”理论,组织开发陆海空网络一体化联合作战“自动控制系统”,通过建立网络中心指挥模式,试图将全军指挥、通信、侦察、火力、保障等进行融合,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跨域作战,提升战场态势感知能力与作战指挥效率。

作战管理系统将依托人工智能技术。人工智能的应用不仅引起武器系统能力的倍增,也将从根本上改变OODA环的实现。未来的作战管理系统,人工智能技术将成为核心支撑和驱动引擎,关键因素是算法的质量。系统将内置可升级的人工智能,人将处于监督或协同状态的位置,最大限度地减少人工输入,对作战环境中的威胁目标进行自发识别分类、自主评估权衡和自动分配武器,从而提供自适应的作战优势和决策可选性。

如2022年7月美海军发布的“智能自主系统战略”,旨在通过高度分布式的指挥和控制架构,加速智能平台的开发和部署,综合无人系统、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等技术,实现由智能自主系统促成的未来作战决策。俄军在研的人工智能项目超过150个,其重点之一是将人工智能引入指挥控制系统,为不同武器平台适配智能软件,实现物理域与认知域的统一,以智能赋能的方式实现战斗力倍增。

作战管理系统将实现跨域能力突破。军队作战管理能力正在向陆、海、空、天、电、网和认知域、社会域等全域协同转变。适应全域环境,作战管理系统需要具备以下功能:有弹性和冗余的通信系统,灵活安全的数据运转;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直接从传感器中提取、处理数据,并进行去中心化整合、共享;根据保密级别分段访问,满足感知、理解和行动需要。在此基础上,还需具备向部队提供侦察监视、战术通信、数据处理、网络指控等能力。

未来的作战管理系统,将聚焦安全处理、连通性、数据管理、应用、传感器集成和效果集成等能力,优化全作战域的数据共享、协同作战和指挥控制,支持从战术级到战略级的决策优势。其目的只有一个:赋予指挥员超越对手的能力。

(作者系武警指挥学院训练管理系副主任、教授)

来源: 中国军网-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