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播放器资讯 热门

两个人一起看的电影推荐(适合两个人一起看的动漫电影)

作者:播放器家园 来源:www.bofangqi.org 时间:2022-07-28 点击:0

本文播放器家园分享“两个人一起看的电影推荐(适合两个人一起看的动漫电影)”!

带上帐篷和睡袋、结实的步行靴、手电筒,然后出发。伟大的户外活动,还能出什么问题呢?

露营已被证明是电影制片人探索我们与自然界关系的肥沃土壤,无论是北美雄伟的森林还是英格兰潮湿的田野。但是,如果有一个统一的主线,那就是这种活动很少按计划进行。无论你有多大的热情或准备,大自然有它自己的议程。

英国导演似乎没有能力认真对待这场演习,这并不奇怪。试图接触土地的都市人是被嘲笑的对象,而自愿离开柔软、干燥的舒适家具,睡在潮湿的田野里,这本身就是一种荒谬的行为。

美国导演倾向于采取更乐观的看法,这得益于他们宏伟的风景。美国有关露营的电影往往把这种活动视为精神滋养的崇高来源;一个光荣的成人仪式,以自我发现结束。从来没有一个农民因为他们把门开着而被责备过。

有第三种横跨两种文化的露营电影。这些电影(通常是恐怖片)讲述的是愚蠢的人类离开文明社会,发现自己被不友好的当地人和背信弃义的景观所摆布。

尽管如此,无论晴雨,我们还是带着帐篷奔向森林和田野,希望剥去我们现代生活的浮华,并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一些关于自己的东西。无论事件是否按计划进行,正如这10部电影所证明的那样,最后的愿望几乎肯定会实现。

《火爆艳星》(1962)

导演:桃乐丝·维斯曼

桃乐丝·维斯曼在20世纪60年代以《在阳光下》(1960)开始了她的导演和编剧生涯。在维斯曼的第四部作品中,虚幻的逃避主义是游戏的名字,亮点包括其柔和的休闲爵士乐配乐,流行艺术的色调和大量的离谱的服装。

同时,安娜·比勒和约翰·沃特斯的粉丝们可以从这两位导演标志性的粉红色布景和生硬的对话中追溯到其超低预算的根源。你几乎可以闻到鸡尾酒和日光浴油的味道。

《露营趣事》(1969)

导演:杰拉德·托马斯

作为该系列电影的第17部,也是最受欢迎的一部,《露营趣事》以标志性的大量幼稚的影射以及这群人在60年代嬉皮士狂欢中的大眼界而闻名。

虽然这种经历对个人成长几乎没有什么帮助,但我们主角夫妻发现,最大的乐趣不是和他们的同伴一起,而是和彼此一起。Sid和Bernie是否配得上他们长期受苦的伴侣则是另一回事。

《五月的坚果》(1976)

导演:迈克·李

《五月的坚果》是李的社会现实主义系列作品中的一个异类,讲述了中产阶级城市居民基思和坎迪斯·玛丽在多塞特郡乡村进行短暂停留的故事。霸道的基思带头穿过城堡、采石场和冲突,当他们的田园圣地的平静被一个聒噪的邻居和一对拒绝遵守国家法规的伯明翰人打破时,基思勃然大怒。

基思和坎迪斯·玛丽被中产阶级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发现大自然远不能治愈他们,因为他们被迫在一个冷漠无情的环境中执行他们强迫性的日常生活。在影片令人担忧却又滑稽的结局中,基思的推理尝试以失败告终,他终于变得狂野起来。

《伴我同行》(1986)

导演:罗伯·莱纳

《伴我同行》讲述的是我们都很熟悉的人生关口:当童年的眼罩终于脱下,成人世界的现实挑战。虽然无数的成长故事都涉及到怀旧和对过去事物的苦乐参半的痛苦,但罗伯·莱纳的经典之作却因斯蒂芬·金的黑暗写作而与众不同。死亡笼罩着这部电影,就像暴风雨前潮湿的夏日空气一样压抑和弥漫。

戈蒂作为一个成年人在回顾往事时说:“我们清楚地知道我们是谁,也清楚地知道我们要去哪里。”——当我们看着四个无忧无虑的男孩时,这句话带着悲伤的讽刺,而他们将成为什么样的人就潜伏在视野之外。这部电影告诉我们,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这种肮脏的生活方式。

《女巫布莱尔》(1999)

导演:丹尼尔·麦里克 / 艾德亚多·桑奇兹

露营过的人都知道,帐篷的布很薄——当你在晚上听到奇怪的声音时,一层薄薄的布所提供的保护就显而易见。正是这种无助的脆弱感构成了《女巫布莱尔》令人恐惧的核心。这部电影讲述了三个朋友,带着火把和帐篷,带着一点年轻的傲慢,一头扎进森林,拍摄一部关于传说中生活在森林深处的女巫的纪录片。

虽然电影“基于真实事件”的概念噱头已经站不住脚,但《女巫布莱尔》仍然是一部一流的恐怖片。我们从在森林中迷路的恐慌开始,绕过不友好的当地人,最终进入了超自然的领域。勇敢的三人组遇到图腾简笔画人物,成堆的岩石,以及终极的恐怖。

《灰熊人》(2005)

导演:沃纳·赫尔佐格

所有带着帐篷出发的人都在寻求这样或那样的自由,但有些人对这种渴望比其他人更认真。在《灰熊人》中,赫尔佐格分享了蒂莫西·崔德威尔的故事,他是怪诞的自然纪录片导演,自称是熊的救世主。

嘲笑崔德威尔是很容易的,但是赫尔佐格在他的叙述中仍然是阴沉的,没有任何动作,让崔德威尔、他的朋友和广阔的野生景观来说话。不管是对是错,崔德威尔的生活方式仍然是我们在某一时期所渴望的东西:与比自己更大、更纯粹的东西在一起。

《断背山》(2005)

导演:李安

李安的电影改编自安妮·普鲁1997年在《纽约客》上发表的短篇小说:讲述了20世纪60年代初,两个农场工人在怀俄明州的断背山上牧羊的故事。在他们的营地里,两个孤独的男人坠入爱河。回到家里,他们对自己的欲望守口如瓶,在每一次越来越不满意的幽会之间,他们会偷偷地去钓鱼。

作为一个克制的大师,李安的绝望悲伤的故事是关于两个被浪费的生命。当他们试图重建断背山的营地时,生活及其巨大的压力和偏见污染了一切,他们在山上的阿卡迪亚变得越来越难以接近。这一切都以悲剧收场,但至少他们尝到了天堂的滋味。

《月升王国》(2005)

导演:韦斯·安德森

这是一个活泼的故事,讲述了两个孩子在逃亡中捕捉到了失去的青春和纯真的金色光芒。“问题儿童”苏茜和孤儿山姆在教堂演出时相识,并成为笔友。两人都对自己的处境不满,他们密谋私奔——实际上是向他们所在社区的有序世界扔了一颗手榴弹。

两人沿着古老的印第安小道来到一个僻静的海湾,在那里搭起帐篷,分享他们的初吻,在鹅卵石上跳舞。他们的田园生活无法持续,父母和童子军领队很快就会介入,但随着他们失去年轻的天堂,他们的觉醒也更加成熟:意识到如果世界坚持要把他们分开,他们就只能面对世界了。

《观光客》(2022)

导演:本·维特利

迈克·李把露营地变成了温和无政府状态的温床,维特利用他的恐怖喜剧《观光客》将农村环境的混乱潜力挖掘到深处。怪异的睡眠舱、血迹斑斑的大篷车和萨满教的鼓乐圈提供了一个感觉越来越狂躁的背景。

这些人类在这里做什么,把这块古老而残酷的土地作为度假胜地?茶室和古朴的博物馆越来越像一层脆弱的外衣,掩盖了峭壁上更加原始和险恶的东西。

尽管我们的厌世反英雄的行为无疑是疏远的,但对于任何曾经希望以自我为中心的度假者不合时宜地结束的人来说,都可以找到有罪的乐趣。

《南法撩妹记》(2022)

导演:吉约姆·布哈克

《南法撩妹记》感觉就像一部现代的埃里克·侯麦的电影,其中还加入了《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精致感性和《露营趣事》的混乱幽默。它像奶油布丁一样甜美、轻盈,但敲开它的表面就会发现忧郁的低语。毕竟,我们面对的是像青春一样火热和短暂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