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播放器资讯 热门

老酒馆电视剧在线观看免费全集(老酒馆电视剧在线观看免费全集华数影院)

作者:播放器家园 来源:www.bofangqi.org 时间:2022-09-05 点击:0

本文播放器家园分享“老酒馆电视剧在线观看免费全集(老酒馆电视剧在线观看免费全集华数影院)”!

老酒馆第7~8集最新剧情预告

老酒馆第7集 预告

深夜,山东老酒馆的伙计正在酣睡,突然发现一把菜刀插在床头,不由得翻身而起,退到墙根。向四周拱手感谢不杀之恩。

一旁的伙计十分不满他的惊叫,直到发现了那把菜刀,禁不住赞叹来者是个讲究人。

第8集预告:贺义堂遇吃白食的大高个

贺义堂出门碰上大高个,催他把手串尽快拿回去,大高个解释遇到急事没有及时赶回来,跟着贺义堂回家拿手串,并且声明他身上从不带钱,贺义堂把手串还给他,大高个让贺义堂拿出账本,他准备今天全部偿还,贺义堂知道他不想还钱,只能陪着笑脸打哈哈,大高个夸他善良诚实。

老酒馆第1~42集全集分集剧情

第1集:陈怀海闯关东惹上杀人案 陈怀海和老警察斗智斗勇

1928年的初春的东北,大连街上熙熙攘攘,陈怀海带老三等兄弟闯关东来这里开老酒馆,突然街上一阵大乱,贺一堂被他爹追得慌不择路,高喊救命,迎面碰上老警察,老警察苦苦规劝,可贺老爷却不依不饶,继续追打贺一堂,贺一堂和陈怀海撞个满怀,陈怀海初来乍到,他很警觉,等了解了事情的原委,他才放松了警惕。

陈怀海一行人按照地址找到酒馆,看到地上有一具死尸,他想报官处理,有一个小个子的男人从此路过,他认出死尸是老潘头,劝陈怀海悄悄处理此事,千万不要报官,否则后患无穷,陈怀海询问小个子男人的尊姓大名,他拒不回答,还表示自己从没有来过,陈怀海只好先找客栈住下来。

陈怀海和老三等人商量处理老潘头尸体的办法,陈怀海担心节外生枝,想先放着不管。当天夜里,老三带兄弟们悄悄回到酒馆,发现尸体消失不见了,老三只好来向陈怀海汇报情况,有兄弟怀疑小个子男人偷走尸体想敲诈他们,提议趁机逃走,陈怀海让他们先回去休息,他怀疑有人给他们下套。

果然不出陈怀海所料,小个子男人很快来找陈怀海谈判,口口声声称自己一夜没睡,梦到老潘头来找他鸣冤,陈怀海听出他想敲诈,就想带他回屋里谈,小个子男人担心陈怀海对他杀人灭口,只好承认自己趁机要点钱,否则就要报官。陈怀海和兄弟们商量,他们不甘心就此一走了之,更不想被敲诈,最后想出一个办法。

陈怀海担心夜长梦多,第一时间把老警察单独约出来,老警察自称已经接到小个子男人报警,要彻查老潘头被杀的真相,陈怀海反复声明老潘头的死和他无关,可老警察根本不信,扬言要把他抓起来,陈怀海毫不示弱,和他据理力争,老警察见情况不妙,赶忙灰溜溜离开,临走还撂下狠话,对陈怀海威胁恐吓一番。

陈怀海征求老三和兄弟们的意见,老三提议分头逃跑,绝不能落入警察手中,可陈怀海不甘心就此离开。贺一堂娶了一个日本太太美沙纪,贺老爷子很不满意,美沙纪想开一家寿司店,贺一堂请父亲去家里吃寿司,美沙纪对贺老爷子百般讨好,精心做了寿司让他品尝,可贺老爷子根本不领情,还逼贺一堂把美沙纪赶走。

陈怀海派老三去求老警察,送他一袋碎金粒,恳求他网开一面,老警察赶忙收到抽屉里,他转身就翻脸,亲自带队来酒馆抓走陈怀海,扬言要彻查清楚老潘头被害一案。老三只好拿出所有的钱贿赂老警察,反复讲明这是他们所有的钱,保证以后绝不和老警察作对,老警察权衡再三才答应把陈怀海放掉,他亲自到监狱释放陈怀海,并对他威胁恐吓一番。陈怀海出狱以后就和老三等人商量对策,兄弟们想离开大连回关东山,可陈怀海不甘心就此放弃,想拿出钱来贿赂老警察。

陈怀海约老警察到茶馆见面,茶馆老板直接把他让到二楼雅间,杜先生在茶馆讲评书,他精彩的表演赢得在场所有人的鼓掌与叫好。老警察和陈怀海一言不合就开始唇枪舌战,两个人各不相让,争得不可开交。

第2集:陈怀海揭穿老警察阴谋 贺一堂和父亲斗智斗勇

陈怀海不想和老警察多啰嗦,让他有话直说,老警察气势汹汹拿出老三送他的支票,当面揭穿支票是假的,陈怀海不得不佩服老警察的老奸巨猾,他反复声明和老潘头的死无关,可老警察却不依不饶,还对他威胁恐吓一番,扬言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大连街。

陈怀海和老三等人商量,要和老警察斗争到底,陈怀海约老警察到茶馆见面,陈怀海开门见山追问他的最终目的,老警察提出让陈怀海花钱保命买平安,陈怀海声称很快就会大白于天下。老三和兄弟们焦急地等在外面,这时候有人扛着一个大麻袋进去,老警察威胁要找记者见证死者的真面目,并且把记者喊进来,陈怀海让老警察派人先烧一锅热水,水很快烧好,陈怀海提出当场把滚烫的热水浇在麻袋上,验证老潘头是不是真的死亡,老警察担心事情败露,他坚决不同意。原来,陈怀海早就看出老潘头是假死,他派人偷偷监视,发现老潘头自己站起来走出酒馆,陈怀海当面揭穿这是老警察一手策划的,老警察百口莫辩,只好认输,承认他也是奉命行事,然后灰溜溜离开了。

老三劝陈怀海换一个地方开酒馆看,可陈怀海坚持就在老潘头的酒馆风风光光开业。贺老爷想用上吊吓唬贺一堂,他听到贺一堂的声音,立刻把自己吊起来吓唬他,贺一堂刚想进屋,可美沙纪即将临产,她因为腹痛喊住贺一堂,贺一堂赶忙过去安抚她,抬头看到父亲上吊自杀,赶忙把父亲解救下来,美沙纪腹痛难忍,贺一堂只好带她先去医院,贺老爷子自杀的闹剧也只好终止。

杜先生准时来茶馆说书,段先生请秦爷来听书,还点名要听《水浒传》的武二郎醉打蒋门神,杜先生喝了点酒脑子迷糊,他讲成了武二郎醉打潘金莲,秦爷大为不满,杜先生见状赶忙陪着笑脸认错,答应以后全听他们的,让武二郎打谁就打谁。贺一堂替贺老爷子向美沙纪认错,劝美沙纪不要和父亲计较,美沙纪答应不再追究。

今天是陈怀海“山东老酒馆”开业的日子,陈怀海给每个伙计发了红包,美沙纪的寿司店也在今天开业,贺一堂搞得仪式隆重,声势浩大,老三担心被抢生意,可陈怀海却不以为然。寿司店迎来了一个蒙面的客人,没想到竟然是乔装改扮的贺老爷子,贺一堂哭笑不得,智能笑脸相迎,贺老爷子一气之下对寿司店乱砸一通。陈怀海的酒馆迎来第一个客人,那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他提出每天来店里佘酒喝,答应最后一起还,陈怀海满口答应。

杜先生讲完评书,迎面碰上韩爷,韩爷逼他请吃饭,杜先生百般推诿,韩爷故意用激将法,可杜先生还是不松口,答应改天再约,可韩爷逼他说出准确日期,杜先生叫苦不迭,只好和他敲定了日期。

第3集:陈怀海宽容待人顾客盈门 那正红拳打酒馆闹事者

杜先生四处找地方说书,他来到豫菜馆找张老板,张老板婉言谢绝,杜先生只好来到陈怀海的老山东酒馆,答应带朋友来捧场。紧接着陈怀海邀请磨剪子的师傅进去歇脚,师傅受宠若惊。

贺一堂醉醺醺来到山东酒馆,坐下来就开始自斟自饮,公开和陈怀海叫板,比赛谁能在好汉街站稳脚跟,陈怀海也只好迎战。杜先生盛情邀请韩爷到老山东酒馆喝酒,韩爷还把朋友们一起叫来捧场,陈怀海办事回来,看到酒馆里高朋满座,他心里倍感欣慰。

酒足饭饱以后,韩爷和朋友们相继离开,杜先生主动来和办满月酒的小寿星做游戏,他一步步退出酒馆,老三意识到杜先生想逃单的时候为时已晚,杜先生已经逃之夭夭,他走到半路就被陈怀海堵住,陈怀海不向他讨要酒钱,反而邀请他到山东酒馆说书,杜先生编了一整套的说辞夸山东酒馆,还大肆宣传酒馆里拿手的好菜,吸引了很多食客,山东菜馆在好汉街名声大噪。

这一日,山东酒馆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他们一进来就挑三拣四,对伙计冷嘲热讽,老三看他们来者不善,赶忙过来解围,可那两个人却不依不饶,坚持要见酒馆掌柜的面谈,老三陪着笑脸解释掌柜的没在,其中一个人立刻勃然大怒。陈怀海及时赶回来,那个人直截了当要收银子保酒馆平安,否则就让这里鸡飞狗跳,陈怀海毫不畏惧断然拒绝,伙计们一起围过来,那两个人见状,只好悻悻离开。

从那天开始,那两个人牵着一条狗蹲守在酒馆门口,顾客避之不及,都不敢进来吃饭,酒馆门庭冷落,老三和兄弟们都想冲出去和那两个人拼个鱼死网破,陈怀海赶忙安抚大家,他只身出来和那两个人谈判,他们坚持要收钱,否则就和陈怀海死扛到底。

就在这时,有一个气宇轩昂的老先生来酒馆吃饭,还大骂他们是恶狗挡门,那两个人恼羞成怒,警告他不许多管闲事,老先生自我介绍叫那正红,他们一起冲上去打人,结果被那正红三拳两脚打翻在地,他们俩灰溜溜逃走。

陈怀海赶忙把那正红请进酒馆,对他感激不尽,那正红自称从宫里出来的,还历数了痛打八国联军外国人的英雄壮举,磨剪子的师傅认出那正红,赶忙过来和他打招呼。贺一堂的寿司店顾客寥寥,伙计们无所事事,吵着和贺一堂要饭吃,贺一堂只好答应先吃饭再说。

有人站出来和那正红比试武功,两个人你来我往不相上下,那正红不想搅合酒馆的生意,要和那个人出去继续打斗,他们俩紧紧缠在一起,陈怀海赶忙站出来阻拦,弹指间就把他们分开,那个人口口声声称自己的人在酒馆门口遛狗被打,要找陈怀海算账,陈怀海毫不示弱,要和他奉陪到底。

老警察牵着马走进酒馆,陈怀海赶忙让伙计把马牵到后院,还特意叮嘱他要好好伺候,老警察向大家宣布金小手来好汉街了。

第4集:贺义堂免费试吃惹麻烦 金小手献身引发混乱

老警察给陈怀海发了一张对金小手通缉令,正好豫菜馆张老板也在山东酒馆,老警察顺便也交给他一张,马在酒馆里撒了一泡尿,老警察牵着马扬长而去。陈怀海和老三都听说过金小手杀富济贫的故事,也想结识他。

贺义堂为了吸引顾客绞尽脑汁,他推出免费试吃的活动,顾客络绎不绝,把寿司店的大门都快挤破了,还有人为了派对大打出手,贺老爷子挥舞着扫帚把顾客全部轰走,贺义堂叫苦不迭,陈怀海看到这一幕,不禁为贺义堂捏了一把汗。

贺义堂误会陈怀海看他笑话,直接来到酒馆找陈怀海理论,还带来一瓶酒,陈怀海明确声明自己感同身受,绝不会笑话他,还给他提了很多建议,贺义堂根本听不进去。顾客们要求杜先生继续讲金小手的故事,杜先生不敢再说这一段,因为金小手已经来到大连,有顾客站出来绘声绘色讲述金小手的奇闻异事,陈怀海无意中发现一个年轻的女人走出酒馆,他满腹狐疑,赶忙来找老三了解情况,老三怀疑那是金小手乔装改扮的。

顾客吃寿司坏了肚子,老警察派人把贺义堂抓走了解情况。当天夜里,陈怀海辗转反侧睡不着,反复想着白天那个奇怪女人的事,他百思不得其解。第二年天一早,美沙纪去买菜,把襁褓中的孩子单独留在家里,孩子大哭不止,贺老爷子闻讯赶忙过来抱起孩子,孩子冲着他撒尿,贺老爷子开心地合不拢嘴,美沙纪买菜回来看到这一幕,她的心里倍感欣慰,没想到公公终于接受这个孩子了。

昨天讲故事的顾客再次来酒馆,公开和金小手叫板,可始终没有人回应,他喊得越来越大声,突然口吐鲜血,众人围过来看到他的舌头上扎进一个大钉子,陈怀海在人群中看到昨天那个年轻女人的身影,他急忙追出去,可那个人一转眼就在人群中消失了。

贺老爷子拿钱把贺义堂保释出来,他从街坊口中得知父亲生病,赶忙回家探望,被父亲劈头盖脸狠狠揍了一顿,美沙纪赶忙过来劝阻,贺老爷子才偃旗息鼓。陈怀海备了补品来看望贺老爷子,可贺义堂却不领情,觉得他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老警察来贺义堂的寿司店视察,看到这里没有顾客,贺义堂躺在椅子上打盹,老警察声称有人抢了大华金店,让贺义堂发现可疑人立刻上报,贺义堂明确声明自己的寿司店已经黄了,让他去对面的老酒馆排查。

杜先生向顾客讲述了大华金店被抢的事,顾客们听得津津有味,陈怀海无意中发现那个年轻女人的身影,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老警察随后赶来,对每个顾客都一一审查,杜先生赶忙改成水浒传,老警察环视一圈,没有发现可疑人,只看到那正红镇定自若喝酒聊天,他只好带人先走了。

陈怀海看到酒馆里坐着一表人才的男子,就主动过来和他打招呼,一眼看出他是唱戏的,那个男人供认不讳,陈怀海邀请他有时间常来。常来佘酒的老爷子自斟自饮,伙计对他很好奇,就和他聊起家常,老爷子自得其乐,开心地不亦乐乎。

第5集:金小手百般戏弄陈怀海 陈怀海设计抓到金小手

眼看就到夜里十一点,老爷子喝完酒离开,老三收了酒钱,发现酒壶下面有一张纸,磨剪子的老白头也喝完来结账,发现自己兜里没钱,,才想起来今天没有开张,他赶忙回家去取。深夜,陈怀海依稀听到外面有响动,他赶忙起身出去查看情况,有人向院子里扔进空酒坛,当场摔得粉碎,原来,陈怀海故意在水缸下面埋了一个空酒坛,结果金小手上当偷走了酒坛子,可他发现上当又从墙头扔进来,陈怀海赶忙把老三找来,担心有人惦记他们那笔钱,老三劝他勇敢面对,还讲起他们以前出生入死的经历。

第二天一早,院子里突然飞进来一张纸条,那是金小手吓得战书,陈怀沉着应对。接下来的日子里,有人拿着陈怀海的帽子和鞋子来酒馆里换酒,老三都一一兑现,陈怀海立刻把兄弟们叫到一起开会,陈怀海对金小手神出鬼没的功夫赞不绝口,提醒大家要处处提防,半拉子摞下狠话,要和金小手决一雌雄。当天夜里,金小手就狠狠捉弄了半拉子,老三向陈怀海提议不能纵容金小手如此胡闹下去。

老三带兄弟们埋伏在院子里,可他们等到半夜也没有发现金小手的踪影,兄弟们困得睁不开眼睛,院子里突然鞭炮齐鸣,陈怀海赶忙出去查看情况,结果金小手把他的枕头偷了。第二天一早,陈怀海看到经常出现的那个年轻女人来酒馆里打酒,他立刻警觉起来,时刻关注着那个女人的一举一动,女人走后,老三在算盘下面发现一封挑衅信,陈怀海也不畏惧,要和金小手斗到底。

贺义堂的日料店关张以后,他的生活每况愈下,日子过得捉襟见肘,美沙纪满腹怨气,他看到那正红去山东老酒馆喝酒,就向开一间酒馆,那正红提议做满汉全席。贺义堂立刻回家向父亲汇报开满菜馆的想法, 他想和朋友合伙开,贺老爷子觉得不靠谱,让他都写清楚再说,贺义堂不想听他啰嗦,赶忙找借口离开了。

老三刚发现后院丢了五坛子酒,那些酒就被摆在大街中间,陈怀海顺水推舟请街坊邻居喝酒吃肉,大家一致响应,街坊邻居们推杯换盏,老警察来老酒馆向陈怀海打听金小手有没有到访,陈怀海故意隐瞒了他恶作剧的事,那个被整治过得顾客得知金小手劫富济贫的事,就站出来公开和金小手叫板,陈怀海反复提醒他要注意言行,以免重蹈覆辙。

陈怀海睡到半夜,发现自己身边多了有个襁褓中的婴儿,陈怀海知道这是金小手所为,他反复声明不要惦记兄弟们的钱,他揭穿金小手派来的那些人,盛情邀请金小手明天来酒窖喝酒,还说出金小手的衣角被他剪掉了一块,他话音刚路,就响起了鼓掌声,金小手对陈怀海由衷地赞叹。

陈怀海连夜让老三准备了酒菜,金小手准时来赴约,他深深向陈怀海鞠一躬,感谢他没有报官,陈怀海和金小手一见如故,两个人聊得热火朝天,金小手不想连累陈怀海,答应一会就离开老酒馆,金小手从来没有失手过,没想到栽在陈怀海手里,原来,陈怀海事先在地上撒了白灰,循着白灰的痕迹发现了金小手的下落。

第6集:金小手和陈怀海一见如故 贺义堂满菜馆正式开业

金小手对陈怀海的神机妙算佩服得五体投地,还想知道陈怀海赵敏剪掉他的衣角,陈怀海承认早就认出金小手就是那个叫板的顾客,金小手白天喝酒的时候,陈怀海趁其不备剪掉他的衣角,金小手打听他师承何处,陈怀海承认来自关东山,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出关东山的打油诗,金小手和陈怀海越聊越投机,他们俩义结金兰,陈怀海对金小手千叮咛万嘱咐,两个人才依依惜别。

贺义堂的满菜馆正式开业,那正红前来捧场,贺义堂心里惴惴不安,担心食客不满意饭菜的未到,那正红给他出主意都挂上宫廷的名号,就能大卖特卖,贺义堂顿开毛塞。贺义堂在牌匾上挂一个大铜镜,把老酒馆门口照的白花花一片,汇集门不服气,一起来找贺义堂兴师问罪,可贺义堂却百般狡辩,兄弟一气之下把菜刀砍向牌匾,那正红赶忙安抚大家,劝贺义堂把大铜镜摘下来,以免节外生枝,贺义堂不甘心就此认输,那正红向他讲明利害关系。

当天夜里,老三主动向陈怀海认错,他觉得自己太冒失,雷子和亮子也各抒己见,亮子口齿不清,他滔滔不绝说了一大堆,陈怀海一句也听不清,他劝兄弟们好好经营老酒馆,才能在好汉街站稳脚跟。

陈怀海亲自登门来满菜馆找贺义堂,贺义堂担心他闹事,就和伙计们商量好对策,他做了精心部署,还约定以摔杯为号,陈怀海来向贺义堂认错,还送他一块新的铜镜,贺义堂立刻放松警惕。

陈怀海看到一个赤裸上身的醉酒男人在表演武功,他赶忙派人把那个人安抚住。有顾客独自来贺义堂的满菜馆,点名要吃八大碗,贺义堂只好派伙计通知后厨准备,他陪着笑脸给那个人端茶倒水。老白头一边喝酒一边咂摸嘴,觉得这酒味道不对,怀疑有人在后院搞鬼,还提醒陈怀海要诚信待客。

点八大碗的顾客喝完酒,他没钱结账,给贺义堂留下欠条,临走,顾客还对贺义堂承诺会让满菜馆更上一层楼。老白头躲在老酒馆角落里喝酒,向陈怀海提出一些好的建议,他受益匪浅。酒馆里的人形形色色,各行各业都有,他们借着酒劲高谈阔论,讲了很多奇闻异事,老者又来喝酒,让伙计帮他挠痒痒,捶捶腰,他当面揭穿有人吹牛,那个人不服气,还和老者公开叫板。

顾客吃晚饭没带现金,就把金溜子他出来抵酒钱,那正红发现那个人的字迹很熟悉,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他劝贺义堂不要随意得罪那个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