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播放器资讯 热门

党卫军的荒淫史

作者:播放器家园 来源:www.bofangqi.org 时间:2022-09-15 点击:0

本文播放器家园分享“党卫军的荒淫史”!

#心晴计划#

作者 | 余世亮 世亮读书

本周读了[德]本哈德?施林克的长篇小说《朗读者》,这是一本让许多名人或著名机构推荐的书,作为经典之作,用心去读,还是有许多收获的。

话又说回来,中国人读小说,会偏重小说中的故事,西方小说往往故事性不强,但小说所揭示的人生意义或人物场景却引人入胜。

正所谓,青菜萝卜各有所爱,若你想躺着床上翻翻作消遣,这本《朗读者》不一定适合于你。

可是,一本小说读后,你想抽象出其中的微言大义,小说原本具有的趣味可能就荡然无存。

因此,如果你没有读过,近期又想读《朗读者》,你先别读本篇随笔,等你读完小说,再读我这篇随笔也不迟,如果你还想找我聊聊《朗读者》,本人并不反对。

小说《朗读者》内容并不复杂,可分三部分:

第一部分,讲述少年米夏和一位叫汉娜的单身女人的性爱故事;第二部分,讲述法庭审判汉娜在集中营的犯罪行为,她为了掩盖文盲事实而放弃辩护,从而被判处终身监禁,米夏作为法学院的学生参加旁听;第三部分,汉娜去服刑,米夏参加工作、成家、生女,之后又离婚;米夏为自己明知汉娜有从轻情节而无动于衷而惭愧,故十年间将自己朗读作品寄给汉娜,汉娜通过米夏的朗读磁带,终于学会了读书写信,最后,汉娜出狱前夜自杀身亡。

一、欲望与自卑

七情六欲是人的心理反应。“七情”按《礼记》的观点指,是喜、怒、哀、惧、爱、恶、欲;“六欲”按《吕氏春秋》所指,由生、死、耳、目、口、鼻所生的欲望,也有说法是,求生欲、求知欲、表达欲、表现欲、舒适欲、情之欲。

汉娜是文盲,又参加过纳粹党卫军在集中营里的工作,这些都是她要刻意隐瞒的。

然而,人是社会的动物,表达欲和未知欲得不到满足,加上生理因素,36岁的汉娜不顾一切爱上15岁的米夏。

阿德勒在《超越自卑》书中写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自卑感,因为我们总会遇到力所不能及的目标。”

比如,如果看到一个傲慢的人,我们就可以猜到他在想:“别人可能会看轻我。我要让他们看到,我可是个人物。”这也是许多看似高傲的人,其实内心则是非常自卑的人。

当人的欲望得不到满足时,就会产生自卑感。为了克服自卑感往往会实施各种各样的补偿措施,其中,犯罪即是人为了克服自卑感而过度补偿的结果。

大多数人不认可汉娜与米夏的不伦之爱,责任方自然是汉娜。然而,作为被自卑情结所困的人,在没有正常渠道缓解性欲的情形下,汉娜的疯狂性爱举动又显得那么自然而正常。

作为未成年人米夏,青春期的生理冲动,再得到汉娜的抚慰,其情欲得到满足,甚至还促使他学习进步,与人交往自信的良好情形。

米夏既是情欲的受害者又是受益者。从祸福相依的角度来说,得到必将失去,失去的也会得到补偿。正是这祸福相依的线索的不断推动,小说《朗读者》情节得以发展,从而达到高潮。

二、自卑与逃避

不识字,可以做好售票员工作;后来公交公司要培养汉娜为司机,这让不识字的事实不可能再隐瞒下去,汉娜只得选择离开米夏所在的城市。

其实,随着时间的推移,米夏对汉娜肉体的依赖度也在降低。米夏开始喜欢与同龄的女生在一起玩。因此,汉娜决定与米夏不辞而别。

身为法学院大学生米夏再次遇到汉娜时,汉娜是作为纳粹战犯身份出庭受审。在庭审中,米夏才真正明白汉娜原来是个文盲。

汉娜不识字,但她为了满足自己的未知欲,故汉娜让集中营里的女囚犯朗读给她听;后来又要米夏朗读给她听。

阿德勒在《超越自卑》中提出,自卑者“他的目标依然是‘超越所有困难’,但他不是设法克服障碍,而是自我催眠或自我麻痹,以产生优越感。

同时,他的自卑感仍在累积,因为产生自卑的情境仍未改变,造成自卑的根源依然还在。他所走的每一步都使他继续自我欺骗,而所有问题也会继续压在他的身上,越来越紧迫。”

不识字,让汉娜自卑,然而,长期的自我欺骗或自我麻痹,从而不能自拔。为了显示自己的“优越感”,在审判中,她选择承认集中营里的行动计划是她“写”的,这意味着她是共同犯罪中的组织者和指挥者,由此,汉娜放弃辩护,对法庭作出的终身监禁,她也认了。

在讲到汉娜的自卑时,米夏的自卑情结也在不断积蓄。他现在意识到自己爱上一个纳粹党卫军战士是不可原谅的;他与汉娜在年龄上相差21年,这种年龄距离也是不可逾越的。

虽然他们再次相遇,但是在米夏内心深处是在排斥汉娜。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发现汉娜不是犯罪的组织者和指挥者时,他并没有向法庭指出,足以影响到对犯罪嫌疑人有重大量刑的情形,为了逃避内心的谴责,米夏借用父亲的哲学的用语,为自己的“罪过”找到合理的解脱。

《朗读者》书中写道:米夏父亲说,“但是对大人来说,我绝对看不出任何理由,可以代替别人做决定,而推翻那人自己觉得比较好的做法。”

米夏反问道,“即使他们自己后来也觉得,那样做原来更幸福,也不该强加吗?”

接下去书中写到米夏的心理活动,“当我终于找到时,我是既惊奇又高兴。就说那天吧,起先,对于父亲那种将抽象和具体糅合在一起的言论,我很感困惑。但到最后,我终于从他的谈话中抽出了微言大义,他的意思是我不必去找审判长;实际上我也没有权利这么做。我于是感到如释重负。”

如果说,汉娜为了逃避不识字的自卑,情愿接受终身监禁的审判;那么,米夏掩盖汉娜不识字的事实,实质上是汉娜的终身监禁,对米夏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米夏为了日后自己的正常生活,需要对汉娜作出必要的切割。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

阿德勒认为,“自卑的人会为自己的行为设限,努力去避免失败,而不是追求成功,在困难面前会表现出犹豫、彷徨甚至退缩的举动。”这就是米夏和汉娜逃避现实的内在原因。

三、自卑与毁灭

阿德勒认为,“当某一问题超出个体的适应程度或能力范围,并且他承认绝对无力解决时,就会产生自卑情结。”同时,“没有人能长期忍受自卑感,而是必然会采取某种行动来解除自己的紧张状态。但是,假如某人心灰意冷,认识不到如果他付出实际努力就可以改善处境,他仍然无法承受自卑感,他会继续苦苦挣扎以摆脱自卑感,但他采取的办法都不会有效果。”

通俗地说,可以用这种一句话来形容自卑的结局,不是在“自卑”中爆发,就是在“自卑”中死亡。

《朗读者》的第三部分讲述了,汉娜被判处终身监禁,去监狱里服刑了,汉娜自愿且无奈地接受了这一结局;米夏从法学院毕业了,成家了,还有了一个女儿,最后又离婚了。

另外,米夏的工作是历史研究,研究的内容就是第三帝国史。事实上,米夏的自卑感并不比汉娜轻,他内疚于自己的软弱,他忘不了汉娜肉体给他带来的深深印迹,同时又不能接受比大21岁且有纳粹犯罪史的汉娜。

这使得米夏不能过上正常人的正常生活,他无法真正接纳自己的妻子和家人。

最后,他想到通过朗读来排解心中的抑郁,并将朗读磁带寄给狱中的汉娜。这也是本小说取名为《朗读者》的原因所在。

可是,米夏的朗读行为,是在为自己赎罪,不是为了真正帮助汉娜,这可以从米夏接到汉娜的来信,他从来不回,也从来不去探监。

时间并不因为米夏和汉娜的自卑来停止。到了第十八个年头,汉娜可以提前结束服刑,这一消息让米夏不知所措,因为他从来没有想到,他还要接受活生生的汉娜。

米夏可以接受永远活在他脑海里36岁的汉娜形象,而不敢面对已到了年老年龄的汉娜。其实,汉娜迟迟等不到米夏的回信,她就知道米夏放弃了自己。于是,她开始放任饮食,不再注意个人卫生,这说明汉娜也并没有走出自卑牢笼。

米夏在监狱长的要求下,米夏终于在汉娜出狱前看望汉娜。虽然他俩都表现出“正常”的会面状态,但是他们的内心都清楚,他们的关系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自卑的表现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可最为显著的特征,则他人面前的优越感。因此,寻求优越感的行为总是指向生活中无用的一面,真正的问题则会被搁置或排斥。

汉娜为了保留自己的最后的“尊严”,就以自杀的形式来主动了结自己与米夏的关系,从而结束了生不如死的生活状态。

汉娜的死,成全了米夏的生。汉娜的死让深陷自卑中的米夏,得以慢慢走出自卑牢笼,使他逐渐融入大千世界。

米夏最终帮助汉娜完成最后的遗愿:将一生的积蓄,捐给犹太大屠杀幸存者的扫盲事业。(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一日星期日于丽水)

编辑:林 杰声明:该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头条号信息发布仅提供存储空间传递服务(个别地方有改动)。